GD屁

周末,看了一场话剧,吃了一顿夜宵,逛了一次潘家园,参加了一个讲座/学术会议,引发了不少感想。我一个一个写来吧,今天先写“GD屁”
 
“GD屁”是话剧里的一个台词,在之后宵夜的过程中,社会学家又重复了早已成为坊间笑谈的什么“挖个坑再填上,GD屁翻了两倍”
 
这当然,比起下面的笑话,还要含蓄多了。
 
。。。传说,两个经济学家晚上散步,看到路上有一坨狗屎。一个经济学家说:“你敢把它吃下去,我就给你10块钱。”另一个经济学家经受不住金钱的诱惑,吃了一坨狗屎,赢了10块钱。又走一阵,又看到一坨,吃屎的那个心中郁闷,愤愤然道:“你吃一坨,我也给你10块钱。”那个经济学家输了10块钱,正在后悔,闻听有反盘的机会,急忙……事毕,两个经济学家越想越不对劲,“咱俩谁都没赢钱,都吃了一坨屎!”两个人一气之下,去找他们的师父老经济学家诉说委屈。老经济学家一听,叹道:“我靠!你俩人才啊!要知道,你们创造了20块钱的GDP啊!”
 
我相信,看了上面的这些东西,即便一个学经济学的,大概也会觉得“好像很有道理”。
 
第一件事:想来想去,唯GDP论从来都不是经济学家鼓吹的。经济学家和很多其它学家一起创造了整个国民经济帐户,创造了各种各样的衡量经济方方面面的参数,GDP被叫的这么响,特别是在中国被放到这么重要的位置,和经济学家有多大关系?
 
第二件事:经济学家关心的是“福利”。这个“福利”和其它学科的福利定义可能并不一样,但是毫无疑问,福利和GDP是不能简单等同的。在经济增长理论中,有著名的黄金律。黄金律从何而来?黄金律的发现是因为这么一件事情:如果要想让一个经济的GDP最大化,那最好的经济政策应该是让大家都不吃不喝,把所有能省下来的钱都省下来投资了,这样的经济增长最快。但是,从福利上看,这可能是最差的。因为如果这样,人人最后可能都很富有,可是人人都不幸福,因为光顾着省钱了。我大概从来没有看到一个最大化GDP的理论,我看到的都是最大化消费的理论,因为只有最终的消费才能变为人的福利,挖个坑再填上不直接增加人的消费或者福利,这样的GDP经济学家也不喜欢。
 
第三件事:GDP在反映一个经济的总量上,或者一个国家的整体收入上,还是一个比较好的指标。那么多人批判GDP,可是至今也没有好的替代指标来能够简单,明了的反映一个经济的总量水平。
 
第四件事:挖坑再填上这件事情是有历史背景的。当经济处于萧条中,挖坑填上虽然不直接增加实际的产出,但这个过程本身对于增加就业和促进经济复苏是有利的。我们在乎的并不是挖坑填上这个过程,而是在乎如何用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挖坑填上是对这样的财政政策的一个极端描述。
 
GDP没有那么罪恶,GDP也不是大部分经济学家最关心的指标。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