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瑞龙“剽窃”事件

补7月14号
 
不许转载
 

我知道此事的一些内幕,因为近水楼台的原因。《经济学季刊》的主编姚洋教授就是我在北大时的导师,此次回国当面问起了此事。不过我不想说这些内幕。我要说的是我还完全不知道内幕情况时的想法。

 

听到《经济学季刊》会发表所谓“剽窃”的文章,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审稿人的责任。我不相信主编会在知道这是一篇存在“剽窃”嫌疑文章之后还发这篇文章。公正的说,即使这篇文章是剽窃的,怪审稿人没有看出来也有点太强人所难了。即便在学术市场高度发达的美国,在学者水平相对高,所有学者都用英文工作的情况下,剽窃的事情依然不可避免。Kenneth Rogoff就在课上给我们讲过一件他经历过的剽窃案。他在LSE访问的时候,一个学生给他了一篇论文,他读了之后觉得非常之好,立刻寄给了领域内各个大老。所有的人都认为不错。可惜的是,这些大老们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篇剽窃的文章,剽窃的是一名来自Georgetown大学的博士论文。这件事情直到非常后面才被识破。所以,这件事情的发生,即使文章是剽窃的,并不能太多的责怪主编和审稿人。

 

这篇文章究竟是不是剽窃?我先说一句客观的话:这样的事情要是发生在美国,是剽窃。在中国,不能算剽窃。为什么这么说?在美国,对剽窃有非常严格的定义,这么说吧,这样一件事情都算是剽窃:你用自己的话转述了别人的一小段话(意思相似,但是语言不一样)而没有指明出处,这就算剽窃(即便你在最后将转述的文章列入参考文献,而在转述时没有明确指明出处,仍然算剽窃!)。你要是阅读美国关于剽窃和写作的学术规范,那几乎是近于严苛的。我敢说,按照美国的规范,很多中国学者都曾“剽窃”过,不是因为他们故意,而是因为中国根本不存在这样严格和明确的关于剽窃的标准,很多不被认为是剽窃的行为,在美国都算是剽窃。杨文存在的问题是漏了一篇重要的文献没有列入参考文献,有一副图和几段话的思想主要来自于这篇引文而没有明确指出。但同时,杨文引用了同一作者更早的一篇文章,而那篇文章也包含相似的思想。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个英文不算好,而写作时对学术规范又不够重视的学者容易发生的错误(杨文的执笔人很可能是文章的第二作者,第二作者我相信符合我上面的描述:英文不好,学术规范重视不够)。如果真的是蓄意的剽窃,我看不出作者为什么还要引用Jensen的另一篇文章,这难道不是提醒熟悉文献的人去联想吗?最重要的是,一位教授,院长有什么动力在一个这么被广泛阅读的杂志上剽窃一篇这么著名的论文?我基本同意《经济学季刊》做出的:非剽窃,属于学术不规范的判断。但是正如我和姚老师谈及此事时最后提出的:中国,至少在经济学界,需要制定出一个学术文章的书写规范,对于“剽窃”这么重大的问题要做出清晰的界定。严格的说,如果不是直接抄袭,在中国什么是剽窃,什么不是剽窃根本就没法界定,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主观的判断。因此我们非常的需要这样一个规范。《经济学季刊》有能力,也有义务做这件事情。这个事情可以提到今年的经济学年会上大家一起讨论。

 

我说了这么多,都不是重点。我要说的重点是,在这件事情上前后蹦来蹦去,把英文翻译成中文,把中文翻译成英文,随意公开私人通信,煽风点火的那个人。我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的诡异,剽窃的判断是有一个学术过程的,更何况此事发生在我有着充分信心的《经济学季刊》上。我自己就为《经济学季刊》审稿,毙稿子从来不眨眼也不看是谁写的。我对姚老师更是了解的很,他这么一个在学术上谁都敢得罪的人,怎么可能纵容一篇剽窃的文章?可是这个捅出此事的人从一开始就想绕过这个学术过程,将个人的判断变成既成事实,因而四处扩散此事,甚至直接告诉Jensen有人剽窃。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也不关心他/她是谁。但这个人的做法,让我深切感到,他的目的并不单纯。他也许完全是出于义愤,我希望如此。但从我对学界的了解,中国还没有那么义愤填膺的斗士(不要跟我提方舟子,他早已不是斗士,也许从来都不是),特别是为了一篇性质上非常模糊的文章。将这件事情捅到完全不懂中文的Jensen那里,并且致使Jensen写出了两封言语激烈信件。我简直可以想象,这个人是如何添油加醋的向Jensen描述此事的。我的内心告诉我,这件看上去好像完全正义的事情背后,似乎是一颗充满了仇恨和险恶的心。

 

中国的学界并不干净,此次事件确实再次提醒了我们这样的事实。但,不要以打击学术欺骗为名,却是为了别的目的。此处特别声明,我对此事的很多事实是出于自己的臆测,尽管我对自己的臆测还是有几分信心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杨瑞龙“剽窃”事件

  1. jing说道:

    其实,明显可以看出杨文抄袭的“一副图和几段话”就是文章的主要思想,是杨文的卖点,文中其他内容多是irrelevant。

  2. jing说道:

    臆测(特别是自信的臆测)之前需要调查,我是比较关注此事件,据我所知,所有的揭发都与新语丝网站有关,这些相关揭发如下:
    2004 12 22  Econ:揭发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杨瑞龙和南开大学刘刚抄袭 (http://dzl.legaltheory.com.cn/info.asp?id=4205)
    该文章指出,作者认为“杨文有抄袭的嫌疑。并于2004年2月向《中国经济学季刊》创办人林毅夫先生和主编姚洋多次揭发此事件(揭发信见附录一)。仅仅收到林毅夫的2004年2月的一次回信(见附录二)。从此再无回音,我对通过该杂志揭发此事件已经感到失望。因此希望通过新语丝揭发此事件。”
    因此,“可是这个捅出此事的人从一开始就想绕过这个学术过程,将个人的判断变成既成事实,因而四处扩散此事,”的臆测有点难以成立。 
    然后才有2006 05 16的揭发“哈佛教授痛斥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杨瑞龙和南开大学教授刘刚抄袭” (http://space.cenet.org.cn/user1/185/archives/2006/3002.html)  反而是《经济学季刊》在此事件上有不少令人失望之处,揭发了2年,都没有任何任何公开的处理或者意见,直到有人通过网上的途径揭发,才不得不出面圆场;《经济学季刊》作为当事人,本不具有中立立场,不请求中立第三方做结论,却自己当法官;出丑之后,还要威胁要状告揭发人。

  3. xinzheng说道:

    如果杨先生“参考”的是中国人的论文,那也许应该按中国的标准,不算剽窃。可是杨先生“参考”的是美国人的论文,在当事的美国教授看来,自然就是剽窃。
     
    但是,在学术规范问题上,为什么不直接按照美国人的标准呢? 如果美国标准如同郭兄所说的“严格”。 郭兄曾经对中国政府到苏丹投资油田表示愤慨,其希望中国遵守国际规范,成为负责任大国的拳拳之心让人钦佩。那么在学术这样一个意识形态,国家利益色彩更淡漠的领域,为什么又改变立场了呢? 不免让人心生臆测。
     
     

  4. snow说道:

    郭同学,别人揭发剽窃文章,好歹证据明确。你“似乎”“好象”一番,直接把别人的人格判了死刑。这也太不讲逻辑了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