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杨瑞龙事件

其实没什么好谈的了。
 
要是有网友再对此事有意见,不要再拿新语丝上的帖子作为论据(我对这个网站的信任度已经下降基本到0,这个网站对自然科学似乎还有一点判断力,对社会科学,这个网站的判断力基本没有。)。即使看新语丝,也要看看当事人的回应,如果你在新语丝上没有看到回应,不要认为回应不存在!最好Google一下,看看当事人是怎么回应的。
 
新语丝上的帖子上有很多不合实际的地方,杨瑞龙和季刊一直没有给出答复,他新语丝怎么知道?难道新语丝(或者那个始终在幕后追杀此事的人)还负责帮助Jensen查email,接电话?
 
此事是杨瑞龙理亏,毋庸置疑。关键是怎么看待此事的性质。是故意剽窃还是学术缺乏规范?杨瑞龙没有动机,也没有必要剽窃。他已经不再需要一篇季刊的论文来增加自己的学术地位了,更没有什么职称的压力。
 
我对于此事感到很惋惜,杨瑞龙应该对自己的文章更加的仔细一些。我认为从此事得到的最大教训是:应该立刻建立中国自己成文的学术规范,至少在一个领域内,哪怕是某一个杂志内(美国不同的杂志也有不同的学术规范,AER就要求所有发表的论文公开数据和代码,QJE就没有这样的强行规定)。顺便说一句,我不同意照搬美国的学术规范,尽管那个规范非常严格和严谨。我们要尊重中国学术届的现状,我们制定规范是为了学术能更好的反展,能产生更多原创性的成果。学术规范当下我不赞成太严厉(太严厉的学术规范会是很大的负担,哈佛的很多教授要专门雇学生帮他们搜索文献,防止自己的观点曾经被人说过(不小心“剽窃”了)。中国连这样可用于检索的数据库还没有建立得很好。美国的一篇文章在发表之前,会在很大的范围传阅。阅读的人很可能会帮助作者发现可能的遗漏,但是中国的学术届还没有这样的习惯),等到学术市场相对成熟,学者的水平都相对高了之后,再变得更严厉不迟。
 
杨文的学术鉴定是一位我很尊重的博士做的,这位博士的学术能力我毫不置疑。杨文和Jensen的原文讨论的完全是不同的问题,即便标明出处,完全符合学术规范,杨文也有自己的贡献。我们不可以把所有用供给和需求曲线解释问题的文章都看成是剽窃马歇尔(顺便说一句,没有人在画供给和需求曲线的时候会想到引用马歇尔),使用Jensen的一副图解释一个新的问题,也是贡献。这里面只有贡献大小之分。我想重复别人的理论和利用别人的理论框架解释新的现象和问题应该是有本质差别的。
 
我不想说太多了,已经说得太多了。我赞成抓剽窃,我同意加强学术规范,这些自私一点说,对我这种从来都没想过去抄别人文章的人显然是有利的。但是我们要抓对对象,同时不要掺杂太多其它考虑,这个事件已经被搞得有点脏了。我认为此事对杨瑞龙太严苛了,而对经济学季刊以及姚洋的指责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再谈杨瑞龙事件

  1. Leo说道:

    我也是北大的,我和我女朋友都经常来看师兄的文章,请问师兄在北大时经常去哪个食堂吃饭

  2. xinzheng说道:

    其实这里涉及到一个可能是哲学的问题,对于事件性质的认定,是取决于动机,还是结果。 我完全相信像郭凯这样想都没想过去剽窃的人是存在的。但是,关键问题是证据在哪里,动机是不可观察的,同样也不能像正文那样推断的。固然,杨先生没有评职称等的压力,然而,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一个小年轻身上,是不是就可以说这个小年轻剽窃的几率就大呢? 同样的问题,证据在哪里? 即使也使用推断的方法,难道我们可以相信一个小年轻会冒着结束学术生命的危险而去剽窃吗?人生对于他来讲还很漫长。 而且,没有人会傻到自己宣称自己就是剽窃,那么,其他人凭什么去判断动机呢? 所以,我认为,结果胜于动机。
     
    当然,主要问题是学术规范的建立。那么,是不是应该照搬美国的学术规范呢?美国不同的杂志对发表论文有不同的要求,但我想,对是否剽窃的认定标准应该是一样的。在经济学领域,还是引用发表在国际期刊上的论文数居多吧,所以中国论文检索没有建立完全不能成为理由,大家完全可以利用美国的论文检索,不要跟我说国内上网不方便啊。再者, 哈佛教授的行为正是说明了他们严谨的态度,这不应该成为国内学者学习的吗? 人的行为总是内生于制度,建立一个严格的制度,同时严格地加以执行,人们的行为自然就会适应这个制度。这和国情无关。
     
    对杨事件的处理上,我同意郭凯的看法,执法必严的前提是有法可依(当然,谁也不知道杨先生是不是真的剽窃了)。对经济学季刊和姚老师的批评应该是可以接受的,如果上升到攻击就不可取了。

  3. xinzheng说道:

    还想多说两句,在下定义的时候,最后不要讲动机,比如什么叫杀人?我拿一把刀结束了别人的性命,抢了一角钱。可是我有千万资产,我没有必要杀人去抢这一角钱啊。这能用来证明我没杀人吗?

  4. jing说道:

    既然《经济学季刊》在2005年1月就认定为“学术不规范”,为什么不公开这个认定,直到有人通过网上的途径揭发,才不得不出面圆场。
    那位“尊重的博士”可以与JENSEN的学术和人品比较吗,何况他本身是《经济学季刊》任命的,《经济学季刊》作为当事人,本不具有中立立场,应该请求国外的杂志,如发表JENSEN文章的Journal of Applied Corporate Finance (JACF)来做鉴定。
     
    而且,JENSEN如此认真追究,应该是看了杨文的英文翻译件才决定的。郭兄却猜测是有人指使。任何人的智商都可以低估,不要低估这位公司金融超级大牛JENSEN的智商。

  5. jing说道:

    “但从我对学界的了解,中国还没有那么义愤填膺的斗士”
     
    全国那么多腐败案(包括非学术腐败),大部分都是有人揭发才得到调查,最后结案的。难道这些揭发都是打击报复?就没有人因为不平而揭发腐败了?不知道郭兄是什么逻辑。
     
    还是记住ADAM SMITH对学者的批判吧:
    The clubs are prone to groupthink and the lock-in of foolishness. They were sometimes “the sanctuaries in which exploded systems and obsolete prejudices found shelter and protection, after they had been hunted out of every other corner of the world” (The Wealth of Nations,  PAGE 772).

  6. xinzheng说道:

    我汗,最后这两个no name 不是我。。。

  7. jing说道:

           想象力真丰富,凭借没有任何依据的臆测就可以想象他人“充满了仇恨和险恶的”,幸好不是在40年前。
     
         看来要保证工整的判断对很多人都并不容易。看看国内网友对两篇文章的比较吧:
    http://bbs.cenet.org.cn/dispbbs.asp?boardID=92504&ID=91180

  8. jing说道:

    “吾爱吾师,但我更爱真理”   
                         亚里斯多德

  9. Unknown说道:

    学术争论中(如果你还认为这件事与学术有点关系的话)不要揣测对方的动机,不要质疑对方的智力,也不要高估己方的智力。
     
    尤其,老师和别人掐架,我和老师再好,也不会出来帮忙。如果有理的话,自然不需帮忙,没理的话,帮什么忙?毕竟不是打群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