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经济课

补6月29日

 

晚上,到一家名叫顺峰私家菜的饭店吃饭。这顿饭是CCER-NBER年度会议一场工作晚宴,说是工作晚宴,原因是席间财政部的前部长,现任国家社保基金理事会主席项怀诚先生要做一个关于中国社保体系建设的讲话。

 

我去这顿饭的最初原因其实不是因为我想听项部长讲话,而是想去蹭饭。这家顺峰私家菜是一家装修的很豪华,价格也高得有点吓人的饭店。我怀疑今天我是不是吃了自己这一辈子最贵的一顿饭(从价格上而不是从菜的质地上说)。

 

但是事情的结果是,我从项部长那里学了很多经济学。

 

具体的东西我不想说了,就说一些感受。

 

1.  在项部长讲话的过程中,我脑子是在飞快的运转。为什么?他自己也许意识不到自己说的话中涉及了多少经济学理论,但是我能意识到,天那!增长理论,消费理论,税收理论,公共财政的方方面面。项部长是学中文出身的,由此可见具体的实践加上一个愿意思考的脑子和一对愿意听的耳朵能够讲出一个即使接受最好的学院派教育的博士也说不出的好经济学。

2.  我对中国的经济成功又有了新的认识。社保体系的改革也是渐进的,现在还在进行中,在已经完成的部分也是通过不停的尝试,找到了比较符合实际的方法。我就发现,快速增长和一个制度尚不稳定的国家再加上人们对于改革的共识,为新制度的试验创造了异常良好的土地。社保的改革不是没有出过差错,这种差错要是发生在美国,说不定就是大的政治问题,但是在中国就悄无声息的就过去了,为什么?不是因为媒体管制,而是大家都对未来充满信心,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国家在迅速的变化,能够忍受一些制度频繁的发生变化,同时大家又对这种变化的方向表示认同。试想在一个制度已经相对稳定的国家,哪有给你做试验的空间?既得利益者还跟你战斗到底,哪容你试验啊?美国的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吵得一塌糊涂却不能迈出半步,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现有的制度已经非常稳定,既得利益集团早已形成。中国在制度上可以试验的这个事实,有可能可以对杨小凯的后发劣势做出一个不同于林毅夫的回应。

3.  中国需要专家。当我听到项部长提到的一些弯路的时候,我有些惋惜。尽管有事后诸葛亮之嫌,但是我还是觉得,要是有更多的能独立思考同时有良好学术素养的经济学家参与决策的讨论,一些错误是完全可以在事前避免的。当然,正如我前面说的,这些错误也许都不为人所察觉,换句话说,并没有造成什么特别严重的后果,但是避免可以避免的错误,何乐而不为呢?我们不可以在犯错误这件事情上太过奢侈。

 

吃了一顿很贵,但是并不好吃的饭。听了一堂不错的经济课。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一堂经济课

  1. steven说道:

    同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