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混黑社会的

记录自己思维的过程是非常有意思的。我现在就严格的记录这一缕思绪。

 

我下午坐在那里为下个星期就要开讲的课程做一些准备,唯一的感觉是自己明白的早已明白,自己不明白的,还是不明白。当然,学了这么久,以前不明白的时候总以为是自己学得还不够多,现在不明白的时候经常会怀疑人类的认识是不是还没有走那么远。学国际经济学的直观感受就是越学越不明白,而显然我自己的知识并不是越来越少。

 

于是我就向窗外望去,对面的楼上一个窗子的玻璃上贴了一对已经掉了色的大红喜字。这对大红喜子竟然让我联想到了香港电影“蛊惑仔”里面的某一集中大天二取妻的场景,然后我立刻又想到的,不出意料的,经济学。我实际想到的是周其仁教授最近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公务员的收入偏高了。他得到这一判断的理由非常简单,要是公务员的收入不偏高,哪里会有那么多人挤破头了想当公务员?当然,这里的收入指的不仅仅是工资收入。同时这里的收入也考虑进了风险等等因素。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Google这篇文章。

 

为什么会由蛊惑仔想到公务员的收入?记得当年我看完蛊惑仔之后,就非常有拿着砍刀上街砍人的冲动,砍完之后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好不消遥自在。然后每月还可以到处收保护费,吃香喝辣,衣食无忧。今天坐在书房里学习的感受又唤起了我当年上街砍人的顽皮愿望,但此刻,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要是当蛊惑仔真的这么爽,那当蛊惑仔岂不是比当公务员还应该更炙手可热?那岂不是满街都应该是蛊惑仔?

 

显然我对蛊惑仔生活的想象因为电影的原因产生了某种幻觉。我想到这一点的原因是因为我看了一位社会学家同学最近对于生活和电影的一些描述(思维的过程真是太奇妙了)。

 

所以我有以下猜测,对于猜测的信心依次递减:

1.  绝大多数蛊惑仔的生活水平应该就是一个普通低技能工人的生活水平。所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生活离他们还是有点遥远。

2.  当蛊惑仔的人属于人群中格外爱好风险的一群,虽然平均收入也许不高,但是无需本钱的暴富机会还是吸引他们从事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也就是说,如果我真的无所谓被人砍死或者被警察抓着,又十分向往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我就会当蛊惑仔。

3.  蛊惑仔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但是平均只能活50年。我们虽然只能青菜豆腐,但是平均能活70年。

4.  蛊惑仔的群体是有垄断性和排他性的。因此,蛊惑仔实际是可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但是不是谁想当蛊惑仔就一定能当上的。没有老大收你,你根本没机会当蛊惑仔。

 

好了,不想这些了。我还是假装蛊惑仔的生活很爽吧,毕竟那也是我多年的梦想啊。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我混黑社会的

  1. dan说道:

    啊~师兄你要讲课?在北大?可以“偷”听不?

  2. Christine说道:

    the essay reminds me of Freakonomics..where Stephen described the life of those gangs and illegal drug business.

  3. steven说道:

    郭老师居然看那种垃圾片,还好没学坏啊幸运幸运.如果再看黄片的话就难说了哈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