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3)

补6月20日
 

在家将将待了6天,就又坐着火车匆匆忙忙的赶回北京,官方的名义是赶一些有名称的出游,饭局和会议。

 

这次回程不如从北京回合肥时那样沉沉睡去,几乎是一觉到合肥,当整个车厢熄灯几乎所有的人都睡下时,我一个人坐在边上的作为上,忘着窗外。

 

我对这条京沪铁路几乎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我活到这么大90%在火车上的时间应该都是在这条铁路上度过的,小时候是从蚌埠下行到上海,上大学以后是从蚌埠上行到北京,前前后后少说也有四五十次了。

 

在黑漆漆的夜里,我能看到什么?我看到的自然是明亮的东西。首先就是相当壮观的电厂(们)。我走京沪线多次,虽然一直有留意铁路两边景致的习惯,却从未意识到铁路两边有那么多电厂,而且那些电厂如此庞大。我的猜测是,这些电厂很多都是近些年新建扩建的。最为壮观的就是我看到了厂名的徐州发电厂,一般的发电厂,能有12个双曲线冷凝塔就不错了,这个电厂至少能有812个冷凝塔,我没有数清楚的原因是因为1.火车开得太快 2. 这个电厂离铁路实在太近。我试图上网查一下徐州电厂是不是最近扩建过,并没有找到特别直接的证据。不过根据徐州电厂80年代建成时只有四个机组,而现在有那么多冷凝塔这件事看来,徐州电厂确实扩建过,是不是最近扩建过就不得而知了。证实我的猜测有可能是正确的是直到天津境内,铁路边出现一个有四个冷凝塔的电厂,其中最靠近铁路的冷凝塔上赫然写着“天津电力安装公司 2006”。中国在前几年经历了电荒,今年发改委终于可以颇有信心的宣布尽管中国经济增长强劲,今年中国将基本不会拉闸限电。这背后的原因是过去几年中国在电力方面近乎疯狂的投资,而且这些投资多半是地方上自发进行的。我相信我在火车上看到的应该是冰山的一角。

 

火车开行到河北境内的时候,经常会在远处出现一片明亮,让你误以为那是远处的一个城市。而火车开近了,你才发现,那根本不是城市,而是农民在大片的焚烧土地里的秸秆。这种焚烧的面积之大竟然导致了一个重要的后果,昨日北京各主要报纸的重要位置都刊登了这样一条消息,前日夜间起北京空气质量的迅速恶化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南风加上我看到的河北境内蔚为壮观的焚烧秸秆。我知道农业专家已经告诉我们,深耕不仅污染环境,而且并不利于提高农业产量。我不知道焚烧秸秆属不属于陈旧的应该放弃的农业生产方式,焚烧秸秆除了省事,顺便增加了一点草木灰以外,还有别的好处吗?我不知道。

 

火车清晨六点半就进北京了。遭遇出租车拒载,心里暗骂:的哥们,你们受苦也是活该,谁叫你们这么坏!遭遇了7点钟就开始堵车的长安街,那是从各处涌进CBD的车流。

 

北京,我又回来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在路上(3)

  1. chen说道:

    拒载是不是怕你劫道? 赫赫

  2. tongkang说道:

    凯哥,没有机会听你讲课,真的有点遗憾。
    不知道你上课的时候是不是也像blog里那样高谈阔论?

  3. dan说道:

    好像什么事情在你眼里都能联系到一些有意义的东西……向你学习中~
    ps,这么远回来也不在家多呆些天,不想家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