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区里行走(2)

补6月10号
 

还是在小区里散布的时候,一辆一辆的车看过去。不难发现,很多车身上都沾满了泥点,这是这个尘土飞扬城市的杰作。

 

小区的后面,就有一个正在建设的工地。这个工地还处于平整土地的过程中,正是产生尘土最为激烈的阶段。大片裸露的土地,大风吹来,灰土仆头盖脸。我还没有来得及皱眉头,我就观察到了一些细节:先是发现很多裸露的土堆已经被用沙网覆盖,尽管可以看出覆盖的有些敷衍了事。其次,我发现拉土的车辆全部都加了顶盖,这在我离开北京之前似乎就是一项政策,但是此时的执行显然严格多了。最令我惊诧的是,我发现远处那辆正在徜徉的卡车竟然是一辆环保部门的撒水车!尽管看上去仍然像是在敷衍了事的撒水,尽管这辆撒水车在今后几天我的跟踪中不曾再出现,但是撒水车撒水这件事本身反映出了北京开始愿意用非常昂贵的方式治理环境的决心。

 

看到前面我说的这些场景。我先简单的介绍一下我在美国看到的工地。我每日等校车的Mather House对面就是一个新的工地。美国拉土的车辆,也都是加盖的。而且那辆车的装备看上去非常的Fancy,至少给我的感觉是密封性非常的好,土进去之后不会再有泄漏出来的嫌疑。这些东西和中国还是存在差距,但是我认为这些差距在外观上远比在实质上大。加盖本身大约就可以阻止95%的灰土从运土的车辆上扬起。更好的密封装置,大约可以阻止另外的5%,可是为了更好的密封要付出的代价却远远不是额外的5%。我想这正是中国和美国的不同,中国现在要做的是花不大的代价把那95%做好,而美国却是要花很大的代价把剩下的5%。那个工地的另一个特征是,在它周边的街道,昼夜都有清扫撒水的车辆在清楚尘土。我有一天呆呆的在那里注视这那辆既可以撒水又可以清扫的车子,想了一会。我在想,北京如果照此标准来做,那北京也许需要上千辆这样的车子,都未必够。Cambridge是个小城,全城像这样的工地,不过几处,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哈佛这两年大兴土木,因此Cambridge可以如此精心的伺候这几处工地。北京的建设规模如此庞大,需要多大的代价才能让北京的工地不再尘土飞扬?

 

写到这里,我想说,尽管我不是一个支持一下论断的人:先发展,先污染,后治理。我认为这是一个将发达国家的教训当作经验来说的古怪论断。但是我同意,中国的快速发展对于环境造成的影响,有一部分是需要花很大代价才有可能避免的,对于这样一个仍然贫穷的国家太过奢侈,因此我们需要对这样的污染学会忍耐。如今北京的污染很大一部分来自固体颗粒悬浮物,也就是土。等到北京只剩下几处工地的时候,我相信北京能比Cambridge做得还好,但是现在还远不是时候。

 

我还想说,我从那个工地,清楚的感到了政府对于环保问题的高压,还有执行者的心不在焉。当我看到为了抑止尘土开始喷洒北京更为稀缺的水的时候,我心里的感觉很复杂:这的确是抑止扬尘的好办法,可是在这个干旱的城市里,希望用撒水的方法让大片裸露的土地不起土,这需要多么不计代价才能做到?这背后如果不是政府在强势推动,谁会舍得用水来治沙呢?

 

我忍受北京的尘土已经到了极限,可是当你生活在工地里的时候,你还想象着Cambridge的碧水蓝天,不是有点可笑吗?忍着吧,我相信北京的天会篮的,虽然不是这个夏天。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