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算约束

这个题目也是我上个周末参加关于伊拉克的学术会议时想到的,原因是那里有各种学科和背景的专家。我听着听着就有了一个感觉,很多人心理其实没有预算约束这个概念,特别是在遇到较为复杂的问题时。
 
预算约束这个东西说起来有点晦涩,说起稀缺,大概就更清楚了。其实批评别的专家忽视了稀缺性是有点不公平的,这也许跟物理学家批判经济学家没有考虑相对论,生物学家批判经济学家没有考虑进化论(事实上,经济学中有不少进化论的思想)一样不公平,因为经济学整个学科从本质上讲就是研究稀缺性的,因为有了稀缺,才需要做选择,才有取舍,才有了如何有效配置资源的问题。没有了稀缺,经济学根本也许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我总觉得经济学的入门教学中在税收的部分存在误导性,如果你只学过经济学原理或者中级微观经济学,问你对于税收是什么概念,你一定会觉得税是个非常坏的东西。收入税挫伤劳动供给,资本税挫伤投资,绝大多数现实中的税都会产生效率的损失。直到今日,还会不停的有论文出现,来论述某种特别的税收的危害。于是我喜欢在讲完税收之后问班上的学生,你们认为最好的税收系统是什么?学生的反应通常是这样的,他们刚刚学到的理论告诉他们,没有税是最好的。但是直觉又告诉他们,这个政策含义实在太匪夷所思了。所以这些学生总是欲言又止。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经济学家尽管认为税收会造成效率损失,但是在设计一个税收系统时应该考虑的却不是有没有税的问题。这根本就是一个假问题,既然政府存在,既然我们需要政府担负很多公共职能,税是永远存在的。在设计税收体系时,我们要问的问题是:什么税应该多征,什么税应该少征。我们真正面对的选择,是在各种效率扭曲中选择一个最小的可能性。我说这些话时,不仅是因为我已经读过了更多的经济学,更是因为我脑子里始终存在着所谓的预算约束。建议取消税收的建议是一个忽略了政府预算约束的建议,那根本就是一个假建议。
 
这个例子很简单,但是我发现很多别的专家都在反复重复着类似取消全部税收的建议。我听到一位似乎是做历史的专家,在谈到伊拉克重建问题时,滔滔不绝的说应该在这里花钱,应该在那里花钱,这个重要,那个也重要。比如说伊拉克缺电的问题,他的建议很简单啊,花钱修电厂,花钱修输电线,花很多钱。同样一件事,到了另一位经济学家那里就变成了,只要修输电线,暂时不用修电厂。我想这位历史学家在公众眼中会更受欢迎,因为他呼吁了“应该做的事情”。经济学家在这件事情上也许会挨骂,因为给定伊拉克缺电的事实,竟然还不提议花钱修电厂。可是我听下来之后,我还是站在经济学家那一边的,经济学家有如下考虑:伊拉克缺电最关键的是生产出来的电也输不出去,因为输电线路都被破坏了。尽管总的发电能力也不足,但是给定伊拉克目前国内的状况,修电厂和修输电线路两件事情一起做是很奢侈的,为什么不把有限的能力花在恢复输电上?因此,经济学家说这个话时,心理是有预算约束的,也就是总的能力是有限的。相形这下,历史学家的承诺更类似于开空头支票。这跟国内关于教育的讨论中,有人说,大力投资基础教育,同时大力投资高等教育一样,这也是空头建议,没有意义。在短期,国家对教育投入给定的情况下,我们能做的选择就是哪里多一点,哪里少一点,根本不是两个都多的问题。两个都能多,要你提建议干什么?
 
尽管在很多学科中,资源的配置并不是重点,但是心里保持预算约束的概念还是非常必要的。否则,会说出一些好听但是没用的废话。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