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为什么不可以买卖?大麻为什么不可以合法化?

曼昆把哈佛大学经济系原理EC10的最后一堂课变成了自由问答。问题的一半来自于事先网上的提问,问题的另一半留给了现场提问。
 
我饶有兴致的看完了整堂课的录像。说是有兴致,是因为这位世界上最畅销经济学教材的作者,哈佛大学教授竟然几乎没有完整的回答完任何一个现场提出的经济学问题。这并不是一件什么丢脸的事情,因为这些问题中的很多,就像是我标题中的问题,对于这样的问题,经济学家可以有自己的观点,但是是无法仅仅通过经济学给出结论的。
 
先被提出的是:“您支持大麻合法化吗?”我想起了数年前巴罗在“商业周刊”上的一个专栏,那个专栏的标题大概就是:想解决哥伦比亚的游击队吗?先把毒品合法化吧。我自己甚至也写过要将妓女合法化的文章。其实支持将这些黄赌毒的东西合法化的观点整体说起来很简单,就是这些人认为治水最好的的办法是输导而不是堵截,用市场的力量而不是法律的力量(因为法律经常很难覆盖这些领域)来最小化这些东西的危害。但是曼昆在这个问题上犹豫了,这显然不是一个纯经济学的问题。他说,我知道有的经济学家是支持合法化的。但是我不知道答案。他接着大声说到:这是个坏东西。不要抽大麻!
 
接下来的这个问题事实上也许更容易回答一点,其实也许是更难,到底应不应该允许合法买卖器官?这就涉及到一个永恒的悖论,我们如何在两件注定是矛盾的事情之间取舍。曼昆的教科书里有这么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孩子需要换肾,他妈妈要将自己的肾捐出来,可是验血表明这个母亲的肾和孩子并不匹配。因此孩子必须等待合适的肾出现,而等待将是漫长的,因为他的前面排着很多人。肾因为不可以买卖,因此只能通过排队的方式分配。而这中间几乎没有谁更需要的问题,因为大家都非常需要。于是医生给这个妈妈建议,按照规矩,如果你将你的肾捐出来,那么你的孩子的排位将会向前移。这个母亲显然是义无反顾的捐了自己的肾。
 
这个故事听起来有点悲怆。这个故事里其实也隐含着,目前的规矩里已经包含了某种市场交易,只是不可以用钱买肾,而是用肾换肾而已。于是就会有人问(不光是经济学家),为什么不允许用钱买肾?有人会说,这样穷人就永远没机会拿到肾了。这个观点是合理的。用排队的方式在很多人看来也许比用价格的方式至少显得公平一些,因为生命是平等的,不应该因为谁的钱多就更有生存下去的权利。
 
但是其实有一个很强的反驳是,肾的供给不是固定的。医学已经证明,人只需要一个肾。所以理论上,任何一个健康的人都可以摘掉一个肾。我们现在面临的悖论是一方面每年有成千上万的人因为没有肾而死去,另一方面是有更多的人其实可以拿出一个肾。如果我们允许买卖肾,这个听起来让人觉得有点悚然的建议,那么肾的缺乏也许不会那么严重,肾的价格其实也会变得更低。经济学家也许会问:如果交易是自愿的,交易双方在交易前都被充分告知可能的风险和后果,为什么不可以允许人们交易?这根本就是一个帕雷托改进。卖肾的人通过出售多余的器官获得了收入,买肾的人用钱换得了生命。
 
但是这个问题的结论仍然是难以一下看穿的。一定会有这样的情况,许多穷人要被逼着去卖肾,或许为了父母看病,或许为了孩子上学。我们愿意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这是一个取舍:更多的人死亡和更多的人“非自愿”的卖肾。
 
也许我们只能祈祷医学发展的再快一点,让这种取舍不再如此艰难。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器官为什么不可以买卖?大麻为什么不可以合法化?

  1. Le说道:

    真正的经济学是应该把伦理,情感摒除在外的纯理性的学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