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破题?

今天写下这个题目后就离开了办公室。昨天和今天,连续两个晚上,一个晚上跟易纲易老师从9点半料到12点,一个晚上跟樊刚从9点半聊到12点。聊到此处的感受是,有点不想写今天的内容了。今天的基调是有点批判性的,一个在美国待的时间长了的人,似乎总有批判国内的倾向。但是和这两位对国内情况比较了解的人聊过之后,他们体现出的信心还是对我有一些影响。在很多时候,不是理论问题,不是逻辑问题,而是事实究竟是怎样的。我又仔细想了一下自己要写的东西,觉得自己写得东西也是可以不依赖于现实,而是基于一般意义的论述的,所以还是写下来。而且,昨晚我对易老师说:我已经在自己的博客上骂央行了。骂央行银根太松。不过我接着说,知识分子的职责之一就是批判政府。批判不是找茬,而是时时提醒政府反思自己的行为。
 
我今天要说的是在国内被翻译作庞氏骗局Ponzi Scheme的东西。Ponzi Scheme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借新债,还旧债,如果一直都能这样坐下去,那最初借的那笔就永远不用还。但是通常故事没有那么简单,一般借债都要有利息,因此新债一般都要多于旧债,因而玩庞氏骗局的结果就意味着雪球会越滚越大,直到最后崩溃。国内近些年来,最著名的庞氏骗局莫过于新疆德隆了。故事大家也许都了解,这里就不多说了。
 
 我想问的是:当前的中国,作为一个国家,是不是也陷在这个庞氏格局(这里我把Ponzi Scheme翻译作庞氏格局,觉得这更符合我的意思)之中?中国现在面临的一切,各种好人坏人愤青担心的问题,所以还没有破题,中国所以没有像有些人判断的那样很快就会崩溃,也许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快速的增长,可以让过去累积下来的那些银行坏债显得并不重要,以至于国家大笔一挥,潇潇洒洒的就能勾掉;快速的增长可以让社会中积累的矛盾不用极端的形式爆发,原因是大家即使不满,但是都还充满希望;快速的经济增长,可以让政府钱包鼓鼓,很多事情急了就用钱搞定,这样做最立杆见影。尽管从各种迹象和理论思维上,我对中国经济增长在近期和中期的持续性并没有太多担心,但是中国的系统性风险究竟有多大?没有人知道。中国的增速都不用降到0,中国如果增速低于5%,持续几年,那么中国巨大的系统性风险就会暴露无疑.
 
我并不是认为中国的增长是个泡沫。但是经济,金融和社会问题的复杂性,会让一个也许不是泡沫的经济如同泡沫般破裂。事实上,大萧条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证。美国在20年代经历了黄金般的增长,但是迎来的却是长达10年的萧条。当然,那个时候我们对宏观经济的理解还很不足,但是现在虽然我们的理解加深了,但是经济金融和社会问题的复杂性也加大了。
 
我没有悲观。但是我觉得我们需要非常严肃的为最坏的情况可能的到来做一些准备。是什么?我不知道。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何时破题?

  1. chenger说道:

    知识分子如何定义?我想你最近的博客有点走远了。
     

  2. Qingxia说道:

    愤青的社会学家和法学家也渴望分享经济学家的乐观主义啊,毕竟GDP长了那么多。
     
    知识分子的“天职”并不是骂政府,而是以独立思考的方式追求开明,智慧,理性,还有社会科学家略羞于出口的真理。不过基于经验世界中政府往往凭膀大腰圆而横蛮霸道,无知贪婪,所以我同意你对知识分子职责的经验判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