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还要收的哥份钱?

今天有很多重要的经济新闻。中国首季度的经济增长率超过了10%,看来我年初打的赌要输的家都不认识了。原油价格涨到了历史最高点。
 
昨晚谷主工作了整整一夜,我的心也揪到现在。谷主在做很有意义的工作,只是不应该让她承受这么多。
 
但是,今天更让我震撼的,还是又一位的哥猝死的消息。
 
我在北京做出租车,想让司机喜欢我,不乱绕路的方法很简单。第一,骂份钱这件事情。第二,骂交通警察。有时候加一点调料就是谈谈车。在这些问题上,的哥总有无穷多的话要说。
 
说实话,我从来不认为的哥应该是个高收入群体。比如说,在北京,如果的哥每天工作8小时,每月挣2000-3000块。那些起早的和熬夜的稍微多挣一点3000-4000,那么这是一个比较正常的收入和工作量。现在的哥挣得也就是这个数字,可是工作的时间却要长上将近一倍。造成出租车司机长劳动时间,低收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高额的交给出租公司的份钱。
 
出租公司基本上是一个什么都不用做,做地收钱的主。那些份钱,是赤裸裸的剥削-不光是剥削司机,也是剥削消费者。而且这些剥削的钱,直接落入了一少部分人的腰包,但是创造这种剥削机会的,却是政府对出租车牌照的管制。如果要说中国收入分配不平等,这是一个典型的连过程都不平等的东西,政府利用自己的力量制造垄断,垄断的租金却被一部分食利者拥有。
 
既然份钱是剥削来的,就应该还给被剥削的人。下面是我的方案
1.出租车牌照按年收使用费,凡是愿意缴纳使用费的人,就可以开出租(当然,政府可以对车型和其它的东西进行要求)。政府通过调解使用费控制出租车总量。这个使用费是必须经过听证的,并且不能高于目前的份钱(应该会低很多)。收上来的钱,用于道路维护或者发展公共交通,比如说把地铁和公交的票价相应下浮。
 
2.出租车的价钱是要管制的。听证确认出租车收费。这个应该和前面的使用费一起听证。使用费低,车价也就可以低。使用费高,车价也就高。这取决于政府是想补贴那些做公共汽车的,还是想补贴那些打车的。其结果可以是高车价,高使用费。的哥并不吃亏,总之挣劳动所得。
 
3.总量上,应该允许更多的牌照。现在市场上的供给是靠的哥的过度劳动和黑车的补充完成的。的哥现在过度劳动是因为收入太低,命不值钱(相对于身体而言,挣钱更重要)。在取消份钱,收入状况改善之后,他们会更注意休息。如果以前是必须干16个小时才能温饱,而现在8个小时就能温饱,司机是不会拼死一天干16个小时的。当然,他们也不会刚刚干到8个小时就结束。
 
昨晚看PBS的记录片,说到中国的血汗工厂。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在整体上是有竞争性的,但是在每一个局部却是充满了垄断的影子。经济学家不能简单的假设用脚投票可以解决一切,虽然我们同样不能希望简单的再分配就能让农民迅速的富起来一样。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为什么还要收的哥份钱?

  1. 惊涛骇浪说道:

    我觉得设计一种方案不难,难的是实施。出租车的份钱是既得利益者垄断资源的问题,不是一种方案可以解决的,特别是在均衡已经形成了以后

  2. Yao Amber说道:

    我昨天也在感慨这条消息
     
    BTW,谷主太辛苦了,如果不是必须赶deadline的话,再忙的时候也不要熬通宵,至少中间1、2点左右小睡3个小时,就是两个睡眠周期,基本就可以确保精力了。我也曾经熬过通宵,当天还好,但第二天人会很难受,即使补睡也很难恢复。

  3. Autumn说道:

    我也一直很关心出租车司机的问题。
    我也觉得出租车司机这个行业,可能每个月平均挣2000-3000元应该算不错,但其实北京的出租车司机真的能挣那么多吗?据我和司机的沟通,大部分人一个月到手只有1000多元,而北京司机的工作时间惊人得长,每天二十个小时还不歇班。在我和谷主上班的那一带,我们两三点下班时,也总有的哥在那儿排着队。
     
    另一方面,出租车的空驶率太高,我听到过一个数字是40%,也就是说,从早上六点到夜里十二点吧,有六七个小时非高峰的时间他们空驶着或者去睡觉了。上海的司机送客人到浦东机场是愿意飞快地空车驶回的,而北京的司机愿意在首都机场等上四五个小时,一边聊天打牌吃饭洗车,还可以把坐垫套洗了带烘干的。为什么呀?因为上海司机来回两小时赚120元觉得够本了,快回来接着干吧,北京司机回来干嘛呀,还不是等?
     
    相比之下,上海的出租车司机要好过得多。他们平均月收入在3000元以上,4000是很普遍的,5000-6000少点也不稀奇。他们两人一组,共用一辆车,你开一天我休息,我开一天你休息。虽然依然很辛苦,但总体比北京合理多了。
     
    而且,上海的份子钱我觉得收得也很凶,但是,我还是能找出一定的合理性。这些钱一部分是用来车辆维修和折旧了,连坐垫套都是公司给洗的;一部分是用来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就是叫车电话、调度台和GPRS系统。坐在上海的出租车里,经常可以听到调度员喊着:“金茂大量缺车,金茂大量缺车!”提前订车和临时订车也很普遍的,提前十几分钟打个电话,调度当场在电话里向全上海的司机询问,有人在那个附近吗?这极大程度地降低了司机的空驶率和叫车难。但是北京的车队规模小,基础设施差,就没有什么车有在线调度的。我相信,北京的出租车供大于求很可能不是总量上的,而是结构性的,是信息不充分流通造成的。
     
    调度还可以让你立刻打电话寻找到忘在车上的东西或是投诉,而且有利于保障驾驶员的安全。当年上海发生过几次抢劫杀害的哥的事件,事后要求所有车辆都装调度系统!
     
    那么,北京的公司收了钱干什么了呢?
     

  4. Yao Amber说道:

    确实在上海提前打个电话叫车很正常,在北京还没有形成这个习惯

  5. Kai说道:

    感觉上海是要做得好多了。份钱里包含了很多管理和服务,出租公司也有品牌和形象。北京的份钱,简直就是剥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