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不是政治秀?

今天在网上看到广州市委书记振聋发聩的宣称:哄抬房价就是抢劫。坐在那里还真是想了一会儿。因为我知道,要是在网络上真的让人投票是不是支持这句话,估计会得到压倒性的支持。但是这句话让我看着怎么就是这么刺眼,究竟是哪不对?
 
宝马7系卖起来估计比绝大部分的房地产商都要暴利,但是不会有太多人说宝马在抢劫,更不会有人说宝马哄抬车价。哈根达斯也是,这个在美国按磅卖的冰激凌,到了中国俨然成了奢侈品,也没有人说哈根达斯哄抬价格。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东西的价格比实际的成本高多了,并没有人说他们哄抬价格。到了房价,就成了哄抬?其含义是,地产商可以把价格随便喊,然后老百姓只能傻傻的买?要不然哪里来得哄抬?到底是中国老百姓太有钱了还是太没钱了?
 
不去说上面那个问题了,以前已经讨论过多次了。我们也不能要求市委书记必须用一个学术意义上严格的词汇。我其实想的更多的是,假设这位书记说的是对的,于是广州市政府出台地产商不得哄抬房价(或者地产商不得抢劫)的文件,换言之,广州市出台房价限价的措施。这究竟是个好政策还是一个坏政策,还是一个坏得不能再坏得政策?我的第一反应是,好政策,稍一转念变成了坏政策,再一转念,实在是太坏了。
 
先从为什么是好政策说起吧。像前面说的宝马等东西一样,房地产界一定是存在垄断的。垄断意味着,企业可以通过控制供给来提高价格,或者说哄抬价格吧。这样,尽管卖的会少一点,但是企业的利润却会非常丰厚。如果我们对这样的企业进行限价,企业要做的事情就会是扩大供应,为什么?原先宝马7一辆100万,全中国一年能卖100辆。现在只允许我卖60万一辆了,我是继续只卖100辆,只要拿着钱来买的,我都卖?我想,商家想赚钱,人家愿意买哪有不卖的道理。所以,这样的限价措施,会让宝马7的销售增加。宝马继续有钱赚,虽然赚得没有过去多。消费者也获益。这个故事很简单,把宝马的暴利让给了消费者。对房屋售价限价,道理也就在于此。
 
可是这为什么又是一个坏政策?我觉得这是一个执行不了的政策。限制一手房的售价肯定实现不了上面说的意图,为什么?我要是地产商,我就先把房子全部卖给我的七大姑,八大姨,钱其实还是我出,用她们的名义,我保证我的售价是在政府限价之内。然后我就让我的七大姑八大姨开一个二手房公司,二手房的价格你限制不限制?你限制,只许我加价10%?那我就不走房价,走补偿金。什么?你也能限制?那我就把我二大爷找来,卖三手房。总之,房地产商都能把几十亿的银行贷款搞来,还绕不过这点措施?最后消费者能不能得益,真的很难说。规避这些管制,是要有费用的。这些费用,最后还是要摊到消费者的头上。
 
可是这为什么坏得不能再坏的政策?这明明是在以为人民服务为借口,实质上在为政府抓权。土地审批已经要挣一笔了。再来一个房屋限价,这不是让房地产商赶快送钱吗?送的多,你卖二手房我就看不见,送的少,我就天天去查你,查到你送为止。不送?我就找我的地产商哥们把你的楼盘全都包下来,然后我自己卖二手房。你要是敢不卖给我,我想找点问题还不容易。还有,以后你还准备从我这里拿土地吗?
 
我不知道广州的市委书记那句话背后的真实想法是什么。但不管是什么,那句话是有问题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究竟是不是政治秀?

  1. Constantine说道:

    有点偏激
     
    关于坏政策的论述,理论上没有问题,但现实中,相关的政策还是起了很大的约束作用,亲戚与亲戚之间也不都是从小到大一个裤腿长大的,交易牵涉到很大的成本,身边例子俯首皆是
     
    关于坏得不能再坏的政策,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考虑问题。“这明明是在以为人民服务为借口,实质上在为政府抓权。”  我两年前在银监会和国家发改委实习的时候对此已经有较基本的认识了,可是政府能够抓权的环节实在太多了,真的缺这一个限制房价么?
     
    对林树森而言,恐怕更多的是一个政治决定而不是经济决定,在中央对全国主要城市房价高涨屡教不止的背景下,努力配合中央对消除经济泡沫的宏观政策,这在政治上的得分是其需要着重考虑的

  2. Kai说道:

    这当然是一个政治决定。如果你知道这位书记当年夸下的海口以及广州市房价的真实情况。
     
    消除泡沫?房价高就是有泡沫?油价高是不是也有泡沫?纽约房价比北京高得多,有没有泡沫?我住的Cambridge也要高得多,有泡沫吗?
     
    控制房价有更好的方法,绝对不是限制房价。中国干限价这种事情干了几十年,导致的无非两种结果-短缺或者腐败。

  3. hy说道:

    分析的有道理。

  4. Constantine说道:

    呵呵,房价高并不一定是泡沫,但你敢拍胸脯打保票中国现在几个主要大型城市(直辖市加计划单列市)的房价没有泡沫?
     
    我明白你想说的意思,也并不完全反对,但是你说的话总让我联想起去年某位同志的言论:“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应该有与之相匹配的房产价格…. 如果非要找个参照系的话,你可以拿东京、香港、新加坡的房价与现在的上海房价进行一定的比较”。现在主要地方领导中有这种心态的不是一个两个,这种心态是不健康的,中国是美国么?
     
    政府直接干预价格不是什么好事情,但其他的方法作用有多大?
     
    限制房贷?看看最近两个月典型城市上海的对房地产业的新增贷款总额吧,一有在地方强势政府的干预,二有商业银行自身所面临的市场化压力,就是国务院,发改委和银监会一起说话也很难起到很好的效果,限制房贷的很多时候成了一纸空文。
     
    加大土地供应?还看上海,你手头的数据应该比我多,不妨查查二月到四月初在上海市政府加大土地供应后上海房价的涨幅。
     
    房地产产业链那么长,牵涉建材钢铁一大堆,难道中国现在通货膨胀还不够高么?上海只是局部,但假如其他大中城市也都跟风的话,从局部与结构性问题演变为全局性问题,那么一定会对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产生不好的影响。
     
    广州现在的情况还有些特殊,不能只从房地产本身进行考虑。广州正在和深圳争夺区域金融中心,和未来5年内的CEPA布局,我认为林树森限制房价的提议并非是负面的。如果你郭凯现在坐在省委常委兼广州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你有什么在通盘考虑的情况下更好的提议?

  5. tongkang说道:

    经济学是技术,而政治是艺术!
    两者都没有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