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省领全美之先的医疗保险改革

今天,全美国的人都可以在晚间6点半的电视新闻上看到来自麻省的头条消息:麻省通过立法,凡是麻省的居民,必须拥有医疗保险,否则为非法。对于最穷的无法负担医疗保险的人,政府将予以补贴。其中年收入9000美元以下的家庭政府将负担全部的医疗保险费用。对于负担的起但是却不够买医疗保险的企业或者个人,政府首先是将不退还当年的税款,更严重的违规,将要遭受罚款。
 
我对医疗体系和医疗保险几乎没有知识,唯一的一点知识就是在公共财政课上的那半个学期。但是医疗加上保险,这两件事情加在一起,使得整个事情变得异常复杂。医疗的特点是信息不对称且很难事后核查。病人很难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该吃什么药,该做什么手术,这使得医疗中存在着巨大的猫腻,即便在美国也是如此。而这种有猫腻的东西,又要是被保险的。保险本来就会带来新的猫腻,所谓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于是两个猫腻放在了一起,这还不算,医疗还是一项奇大无比的开支,美国人一年花在医疗上的费用等于中国的GDP,换句话说,美国人一年看病吃药的钱就是全中国所有的人辛辛苦苦一年全部的钱加在一起。
 
所以这一切都告诉我们,一个好的医疗和医疗保险系统是多么复杂的一件事情,而建一个好的体系又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美国的医疗体系,除了有上面那些高涨的费用,高额的保费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大量的人口根本没有医疗保险,至2004年,美国有45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占这个国家人口的15.7%。而且,非常容易想象,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穷人。如果没有保险,在美国生病将是一件极度崩溃的事情。
 
麻省的政策,似乎是一个非常“中央集权”式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是很多人没有保险吗?那就立法规定大家都得买,买不起的政府来补贴。其实这个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政府补贴最后还是要靠税收来支付,宣布这个政策会不会导致政府开支的大幅度上升?会不会使得整个项目变成一个政府开支的无底洞?这些都不得而知。我得说,美国如果不修补自己的医疗供应体系(医院,医生和药厂),这样的一个政策很有可能会成为一个无底洞。
 
但是短期的看(在长期也是),这个政策也有可能会使得保险费下降而不是上升。为什么?这是一个标准的逆向选择的故事。如果你让人们自愿买医疗保险,那些身体最不好的人最有动力买保险,而这些身体不好的人会花费保险公司很多的钱。保险公司为了挣钱,只能不断提高保费,而这又让那些健康的人更加不愿意保险。逆向选择的极端结果会是,只有一小部分富裕的病人买保险,而保费又会高得吓人。所以,强制保险其实是克服这种逆向选择的一个好办法。这个方法并不是首先用于医疗的,汽车保险就是一个强制保险的项目,因为不然只有那些最不会开车或者开车最危险的人才去保险。
 
我拭目以待麻省这一政策的后果,以及对于其它州的影响。我也要开始关注一下国内关于医疗体制改革的讨论,最近好像这也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