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私有化?

谷主最近疲劳过度,让我牵挂的很。牵挂的有点没心思写东西了。
 
继续说昨天蔡继明教授的一些观点。在土地制度问题上,我没有想到一个来自国内,特别是清华,且是研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出身的教授能够这么激烈的主张土地私有化。他说林毅夫是御用文人,因为新农村运动治标不知本,林毅夫却从来不提土地制度改革的问题。他认为,不解决土地所有权问题,所有的解决三农问题的方案都不会有实质影响。
 
 我想土地私有化和国企私有化等等,从一个经济学家的角度,都是明晰产权的方式,因此是非常有必要做的。和非常的主张国有企业私有化不同,我对土地私有化的保留是存在的。当然,我的原因,和很多人的原因其实并不一样,尽管听上去似乎好像是很像的。
 
首先我觉得土地私有化并不像国企私有化那么迫切。国企不私有化,就会继续的亏损,消耗国家的财富。但是土地不一样,它放在那里不会成为一个消耗财富的东西。也许有人会说,不私有化,随意侵吞农民的土地就得不到制止,其实我最担心真是在于私有化可能会引起更严重的侵吞。
 
有很多人担心土地会迅速集中是觉得,农民分到了地,可能很轻易的就把地卖了,比如说卖了田,然后进城定居。但是回头来,没有留住,又没了土地,结果造成了社会问题。
 
说实在话,我对于任何基于公平市场交换为基础的土地集中没有任何担忧。不要把农民都想成傻子。可是中国在土地问题上存在公平的市场交换吗?我对此非常的不确定。要是没有公平的市场交易,农民又是这个国家最没有话语权,最弱势的一群,什么样的强夺豪取不能发生啊?
 
事实上,这些强夺豪取甚至可以是合法的,自愿的。俄罗斯发生的事情,那种资本迅速的集中很难说是不合法或者不自愿的,可是偏偏就发生了。中国的国企改制,那种管理层买断的发生,就像我一直在说的那样,简直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看看中国的股市,这个用最现代化的方式建立起来的股票市场,竟然变得如此肮脏和混乱。深切的认识到一个还不是真正市场经济国家所发生交易的过程中可能存在的扭曲,特别是价格信号的扭曲,让我在土地私有化的问题上非常非常的谨慎。这和国企私有化根本是两回事。
 
从另一方面,我又是如此的矛盾,产权的建立是很多别的好制度的基础,比如说信用制度。不要说我反动,平均起来说,这个世界上最容易耍无赖的应该是无产者,因为Nothing to Lose.所以产权私有化很可能对于推动信用制度的建设会是具有关键意义的。但是反过来,没有这些好的制度,产权私有化的过程中,太容易出现分配的不公。
 
中国的很多事情,想起来都像是一个死结。但是我相信是有办法解决的,只是我自己还不够聪明而已。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土地私有化?

  1. 三位说道:

    最近想研究一下收购东莞农村信用社,请问郭凯你兴趣参谋一下吗?
     

  2. 说道:

    土地私有化是否会导致土地兼并垄断这是一个有着争议的题目–也许,在私有化前我们永远不清楚实际情况会如何.  支持土地私有化的秦晖陈志武沈明高多半的是依赖于对农民的乐观的理性信念或者是认为历史上的土地兼并都是由于中国官府兼并导致作为依据.  杨小凯老师所说的转换土地交易中的政府角色扮演和激励机制是我看到的唯一比较有逻辑推理的分析.  不过,姚老师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 其实还要依赖于更多的实地调查.   当然,中国的实地数据出来以后也许也很难分清楚到底有多少是自然交易导致的土地集中, 哪些是有政府因素在里面的强买强卖的不合理土地交易导致的集中, 这些集中对农民的生计影响各自如何就更难说了…
     
    BTW, 我很好奇郭师兄怎么也对 中国的情况那么关心.我一直以为哈佛的学生都是拼PAPER的. 也许是因为听到LUCAS的那句"宁愿做在芝大图书馆看中国数据也不去中国实地研究中国发展"留下的印象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