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十一五规划(2)

第二篇新农村运动前几天已经谈过了,参见“新农村建设”一文。今天来谈第三篇“推进工业结构优化升级”。
 
总的说来,我对这部分看得云里雾里的。我其实非常想知道,这些产业政策是如何酝酿出来的,我当然更好奇,这些产业政策将被如何贯彻。
 
第十章加快发展高技术产业。我先想问一个问题:高技术产业的回报率究竟高不高?我们当然可以看到Intel一块芯片的制造成本只有几美元或者几十美元,卖起来上百美元。要是制药业就更“暴利”了,从制造成本上看,制药的成本非常低,所以药价中间几乎都是“利润”。但是,这不是故事的全部。当你看到哈佛大学像流水一样花钱在支持基础研究,当你看到一个人要受十几年的训练才能开始有产出,当你知道一个新药的开发时间和费用动辄数亿或者数十亿美元的时候,那些芯片和药片的利润率其实远没有看上去那么高。我对于通过政府支持,来加速发展高技术产业在整体上是非常怀疑的。我在“谨防新时代大跃进”一文里,已经对这种怀疑给了一个理由。相信政府比市场有眼光,是一个很强的假设。我不反对的是,对于技术研发进行一些税收优惠,但是我觉得这是最大限度的产业政策。最好的产业政策应该是发展金融业,让那些银行家们去发现更有希望的产业,让银行家们去为这些产业筹措资金,让金融市场去分担风险,在很多时候,相信市场比相信政府的力量要靠得住得多。对于那些涉及国防或者民族自豪感的工程,发展我也没有太多的意见,毕竟大家看着觉得高兴。 被十一五计划列出来加快发展的包括:电子信息制造业,生物产业,航空航天产业以及新材料产业。看来制定产业政策人的心里想得还是“赶英超美”。
 
第十一章是振兴装备制造业,这章没有太多评论。这一章的内容,我怀疑是不是每个五年计划都会写进去。讲起来,中国的制造业水平比起其它发展中国家那是强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讲起来,那些比中国制造业强的国家也都是比中国更富的国家,继续“赶英超美”!
 
第十二章是优化发展能源工业。能源显然是一个热门话题,煤,电,油气和可再生能源都被涵盖。煤电的问题,我不太懂,但我隐约感到理顺定价机制(包括市场准入,税收以及成品的价格)和加强执法才是关键。可再生能源,也许是需要国家投资的,但是要注意国际合作,这件事情发达国家比我们更有动力做,别人能做的事情,我们就要搭便车。油的问题,以前写过石油安全的问题了(参见“关于石油安全的一点想法”和“一次关于战略石油储备的讨论)。
 
第十三章调整原材料工业结构和布局。呵呵,这是一个需要调整的行业,说明问题很多。钢太多了,电解铝也太多了,小化肥太多了,小农药也太多了。我在“钢铁业逆流增产-市场错了吗”一文中对一些问题已经进行了分析,这背后的问题可能还是价格机制和地方政府行为。就像我过去说,连不懂钢的人都知道钢多了,那些懂钢的人还在拼命建钢厂,一定是价格信号出了问题。我对于对这些产业进行调整的目标没有意见,但方式最好不要是行政性的。否则钢铁业的搞笑事情,恐怕也会发生在其它行业。
 
第十四章提升轻纺工业水平,搞不懂为什么要对这个行业进行规划。已然是一个非常竞争性的行业了。
 
第十五章积极推进信息化,我对其中的有些内容是极度赞成的,比如说深度开发信息资源,完善信息基础设施,强化信息安全保障等等,这些不管是由政府做还是政府投资,市场去做,这些都属于基础设施的范围,也许是软基础设施。至于加快制造业信息化,我觉得这是企业的事情。从降低成本的角度,很多企业有动力投资与此,比如说联想集团,因为能不能有效的管理库存对于控制成本异常关键,但是很多企业对此也许并不需要,这种事情还是让企业去做吧,美国企业没有政府规划,这些做得不照样很好。
 
好了,我对产业政策本身,整体上持负意见,这些东西有很强的计划经济思维。不过,从五年规划越来越淡化这些指标看来,必须得承认这是一种进步。还有,和前一篇一样,此处纯粹是从经济的角度,并没有考虑其它因素。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我读十一五规划(2)

  1. 说道:

    政府规划本身就是计划经济的产物,这个规划里有太多政府不应涉的内容.若干年后,如果规划中有一条,若干年后,规划消失,这才是最好的规划.
    另外,有关内容我整理后转到北望论坛(www.beiwang.com)里了.

  2. Yao Amber说道:

    在信息产业和高技术发展上很多国家(美、日、韩、加、英)也都有各自的“计划”呵呵,有些事情政府还是可以有所作为,尤其是信息技术设施建设的方面,政府可以“规划”,然后招标让企业来做是可以的。郭大侠侃十一五,很有意思,偶非常感兴趣,真的应该把一些意见反映到编制这些规划的主要领导和起草者耳中,可惜俺现在不在国内。不过这次十一五规划已经是招标来做的了,至少比以前是进步了呵呵。等以后有空要和师兄多聊聊,多长见识。现在第一年phd课程太紧没有空仔细思考这些现实经济问题,惭愧。
     
     

  3. Yao Amber说道:

    “最好的产业政策应该是发展金融业,让那些银行家们去发现更有希望的产业,让银行家们去为这些产业筹措资金,让金融市场去分担风险,在很多时候,相信市场比相信政府的力量要靠得住得多。” hope so, 所以每次编制规划的时候就都有这个问题。有一些产业政策不是在你这个产业的规划里面能体现的,中国的条块分割也体现在编制规划的时候,所以实际的产业部门其实是很难作为,现今的中国能够作为的主要还得看发改委。中国的一些事情就是交易成本太高,部门与部门之间的事情,那么多婆婆怎么弄呀。比方科技部、发改委、信息产业部、信息化中心……….. 有些事情经济学上能说明白,现实中就没法弄了,至少目前体制下操作难度很大。让我们期待中国的市场化进程还能再加快一些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