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改革和道德沦丧

这些天,在不同的场合和不同的人谈到中国目前的道德状况。对于经济改革的成果虽然很多不同的声音,但是否定经济改革本身带来的经济成果的人,那一定是在睁眼说瞎话。但是对于经济改革带来的其它成果,比如说惟利是图,比如说不讲信用,比如说各种欺诈,比如说黑社会,比如说黄赌毒,比如说各种腐败等等等等,显然引起了极大的争议。有些人认为这是改革开放不可避免的副产品,为了经济成果,我们必须接受这些,不是有繁荣“娼”盛的说法吗?有些人认为,经济发展是不能以牺牲这些道德的东西为代价的。如果更上升到学术高度,杨小凯和林毅夫的后发劣势和后发优势的争论,其实更广义的也包含这种讨论。杨小凯认为,高速的经济增长让人们忘记了进行制度建设,于是更长期的看是有害的。林毅夫的观点是认为,后发国家可以通过学习,来较快的追赶发达国家。
 
今天我要谈的问题是回到一个更根本的问题-经济改革和道德沦丧究竟有关系没关系?我们从观察上说,经济改革的过程和道德标准下降的过程是一致的,经济越来越开放,人们的道德水准似乎却是每况愈下。但是,经济学家(我相信别的学科应该也有类似发现),就是所谓在时间序列中的“伪回归”现象。这句话太学术,请容我慢慢表来。我举个例子吧,太阳黑子在过去的20年间逐年增长,而中国经济在过去20年间也逐年增长,于是有人得出中国的经济增长导致了太阳黑子增多(或者太阳黑子增多导致了中国的经济增长)的结论。这个理论多少看上去是有点可笑的,这两件事情从直觉上说根本关系不大。这样的一种理论只不过是把两个同样有时间趋势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从趋势上两者确实是一起移动的,但是实际上却没有什么关系。这种现象在经济计量学中被称作伪回归或者伪相关。像我刚才说的这个有点搞笑的伪相关关系估计是不会有人说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人们不会犯伪相关的错误。
 
我们看到了经济逐年增长和道德逐年沦丧(假设这是事实),从而得出了经济改革导致了道德沦丧的结论,这究竟是不是一个伪回归?我其实不知道。但是我今天要说的是,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怪罪于市场化。
 
我更倾向认为,中国的道德水平下滑,教育所应该负的责任要比市场化大多了。当然我认为还有比教育还要担更大责任的东西,但是不想说了,就只说教育吧。先说市场化吧,美国是个比中国市场化多得多的国家吧?街上可以买到黄色杂志,黄色网站并不非法,脱衣舞俱乐部到处都有,赌场是合法的,妓女可以在报纸上做广告,这该是一个多么道德沦丧的社会啊?但是美国人道德沦丧了吗?没有!这个世界上,比中国市场化程度高,黄赌不禁,毒品流行的国家比比皆是,有几个国家因为这些,道德就沦丧了?没觉得啊。
 
我的看法是,这个世界被诱惑然后学坏的人当然有,但是要是周围都是好人,这个人做坏人的机会恐怕不大。怕就怕在周围有诱惑,周围还都是坏人。所以诱惑不是关键,关键是周围是好人还是坏人。为什么周围有那么多坏人?因为中国人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好人了!我想想看,从小到大,看到的榜样没有一个能学的,因为树起来的那些人都是一些木头-几乎所有的人都有什么父亲或者母亲死了,但是为了祖国却不回家奔丧这种事情。我想问,这都正常吗?难道一定要不通人情,才能成为模范吗?再想想我们一路走来学的思想政治课,不说意识形态谁对谁错,给一个小学生讲共产主义,让一个中学生学剥削和剩余价值,就算这些是好东西,难道这样教育孩子不觉得残酷吗?难道不会让人觉得逆反吗?难道不应该先把孩子教育成一个好人之后,再让他们为共产主义奋斗吗?结果是教育出了一群共产主义也没学懂,做人更不会做的废物。这个社会因为市场化,变得功利了,但是学校教育怎么也能因此而变得功利呢?怎么能有效益的学科就拨款多,没有效益的学科反而不拨款,这不是强迫人们越来越功利吗?
 
市场化的过程,增加了诱惑。但是诱惑美国比中国多得多。中国的道德沦丧,只是向我们揭示了一个我们非常不愿意承认的现实,其实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道德过了。以前是没有机会不道德,都没有东西可以捡,当然只能路不拾遗。市场化了,于是一切原形毕露。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3 Responses to 经济改革和道德沦丧

  1. Qingxia说道:

    [怎么能有效益的学科就拨款多,没有效益的学科反而不拨款,这不是强迫人们越来越功利吗?]
     
    你越来越左了。多发发牢骚是件好事。

  2. Kai说道:

    我怎么觉得自己是右派言论啊?为市场改革辩护

  3. Qingxia说道:

    说市场改革是道德沦丧的肇因的人算什么左派,属于社会学政治学乃至法哲学需清理门户的对象。中国的自由主义还是太少不是太多,以至于只有经济学一个版本的自由主义对抗全方位的不自由主义。其实经济学的理想在学术圈子里是有很多朋友的,可惜你们好象把事情搞砸了。

  4. 北斗七星说道:

    市场可以滋生罪恶,但不是一切罪恶的源泉。美国可以说是一个市场化程度很高的社会,但其道德并没有每况愈下。简单的说,是美国社会宗教和法制力量遏制了人类魔鬼的一面。中国在这两方面都是十分匮乏的。
     
    一个社会的道德水平不是一个纯经济问题,所以当然也不能单纯归罪于市场的力量。也正是这个原因,杨晓凯先生关心的制度建设对于中国的未来,意义更为深远。杨先生在去世前几年关于英国宪政历史的关注和在宗教问题上的个人感悟,切中了中国的要害。

  5. 三位说道:

           我也说两句,就这个市场与道德的关系我比较同意你的说法。前几天你发了一篇关于“二奶村”的文章,我想这是广东特有的,广东的特色,很普遍的问题。我身在广东省东莞市,我现在在银行的市场部工作,对整个东莞的经济的发展还是比较了解的。东莞其中有两个镇,比较发达,什么发达呢,商业相对发达,但是那个市场有个很奇怪的现象,主要的购买力是那帮“二奶”。奇怪吧,不管是房子还是高档超市不少他们的身影。至于说到这个二奶村的现象,我个人看法是这样的:
           1、同意你在国家对女性就业问题支说,就不详细说了。
           2、这些风气原来于台湾,香港来东莞开工厂的老板,离家别乡生理上还是有需要的
           3、工厂多了,为本地人带来巨大的财富,是巨大的!可是他们原来都是农民素质相对较低,根本没有抵抗诱惑的能力。
           4、中国,特别广东的传统文化及政府政策的矛盾,国家实行计划生育,但是中国,特别的是广东就有男孩传宗接代的想法,我认识的不少包二奶的为了就是追求一个男孩,包括东莞的一富豪(具体不说,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查查有没有他吧),公开四个老婆的,但是都是生的女孩,悲哀。更有一种思想是:人多家兴旺。只要有能力养,孩子越多越好,比如我大舅,四个老婆,现在已经有5个孩子了。
     
           至于说到本文的市场与道德的问题,我比较同意您的说法,但不绝对,这个问题我也不是很懂^_^,以前在南开上大学的时候,一去就是五年,回来东莞已经是翻天复地的变化,最显著的变化是--“妓院”多了。这个对于我一个在比较平静的天津待了五年孩子来说一时还是没有办法接受,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市场,现在小小的东莞居然有13家五星级酒店,年底还会再增5家。四星级更是多的数不过来。我曾经跟过一个五星级酒店的贷款项目,看过他们的报表,主要利润来源就是“桑那”,妓女给你洗澡,桑那,特别服务。几乎每一个酒店都是这样。还有另外一个酒店项目,老板说:开业后就一个一个诱惑他们进桑那。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大的市场需求。一天无意的聊天中我发现的一丝的答案:
     
            一天几个朋友吃饭,都是男的,期间,一个朋友说:“高步镇开了一个新酒店,免房间费(一般一个五星酒店的桑那收费是:桑那房间一个小时125-150,小姐费用400-1200不等),我昨天去了,小姐还可以,挺舒服。”接着另外几个朋友好像发现新大陆那样打听详细。最后还约定,某某朋友结婚闹晚洞房集体出发此目标地。我听着,第一个词:舒服!完全没有害羞,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很轻松的说出来,聊!我才发现----他们已经把这些当作是消遣了。休息,放松的场所。这个社会已经不存在道德,公民也不知道什么是道德。悲哀啊!
     
            还有,郭凯mm,你说你的msn不说政治,我想在中国还是很多问题你先从政治的角度出来会看的很清楚的。我知道的,这些妓院背后的后台是政府的人物,消遣的官员也不少。不多说了,言多必失,免得若来横祸!
     
           都是我亲眼看见的,没有做深一步分析,请指教

  6. 三位说道:

          不过要是谈论到道德,腐败等问题,我想更多要从政治,社会学从发研究,起码中国是这样,体制是个大问题,这个问题最起码要从政治经济学来考虑

  7. Kai说道:

    靠,喊我郭凯mm,搞错没有

  8. 三位说道:

    我是故意的^_^

  9. JD说道:

    教育之外的原因,你我就心照不宣了。老、新两种假左派,为什么就没有人系统地批判一下呢?

  10. JD说道:

    再多一句嘴,真的左派一定是自由派。某种意义上,道德败坏至少比恐怖主义强。道德与市场是毫不相干的两码事,如果非要说它们有什么关系,公平自由的交易绝不比垄断强权的控制更容易导致道德沦丧。道德,是我们要学会如何选择。

  11. Zhang说道:

    其实中国“市场化”也不是市场化嘛,真正的市场化是要有相应的人心内的公认规则,要很多传统价值观支持的(比如美国)。简而言之,市场化是要道德支撑的。现在号称市场化,其实人和企业的“市场能力”(判断力和道德力)有多弱,有目共睹。如果市场外表繁茂,那应该是有市场之外的力量在制造这个繁茂的外表。而且它的内部肯定是不繁茂的。其实直接看人(关乎市场的判断力和道德力)就可以知道这个市场好不好了,比看数字管用。不管是市场化还是道德,恐怕还是跟你不想说的东西有关系。
     
    道德的退化是有一个周期的,先是公共道德(public morality,即公民和社会人的道德)的退化,然后是私人道德(civil morality,关于身边的亲友和接触的人)的退化。我们已经退化到后一步了,或者说,从来没有真正道德过。要重塑或者树立道德,只靠教育改善civil morality的这一面,恐怕很难产生有力的影响;要重塑public morality的一面,则必然不止在课堂。不给机会做公民和社会人,是学不到这些的。

  12. Feng说道:

    "中国的自由主义还是太少不是太多,以至于只有经济学一个版本的自由主义对抗全方位的不自由主义。其实经济学的理想在学术圈子里是有很多朋友的,可惜你们好象把事情搞砸了。"赞同
     
    教育的责任,其实问题在于缺少可行的有效替代政策,所以现在关于教育的看法仍旧是理想化的,而不是基于选择项的。

  13. 说道:

    我来说两句。简单的说是政策走的过头了。“效率第一,兼顾公平。”这一句口号听起来就是很残忍的。发达资本主义在宣传口号上也不会把公平放在效率之后。开放市场并非必须以这种口号进行。主人翁精神在领导集体变更之后不再提出了。90年代在“效率第一,兼顾公平”的口号下,城市进行着大规模的裁员计划。社会的残忍、冷血腐蚀着人们的无私传统。人民的文化、思想、精神寄托领域由于旧提法的消弱和新提法的缺失形成真空,一些邪教填补了这个位置。要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要强有力地确立社会中的公平与正义。使良心成为人们心灵寄托的家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