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企业和预算软约束

前两天写了一篇有关国企的东西,没想到引起了激烈的回应。自从和哈佛众社会学家们谅解,并证明了我是一个混在右派阵营里的一个粽子以后,最近已经没有人这么激烈的批评我的观点了。不过批评就批评吧,所以我也就顺便的回应一下。
 
我一直以为预算软约束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概念,其实我想我还是有点过于“中国经济学帝国主义”了,我在哈佛经济系的午餐上介绍国企改制的理论的时候,底下坐着的很多人对“预算软约束”这个概念似乎就不知道。但是,说来有点好笑,预算软约束的概念恰恰是哈佛经济系的退休教授科尔奈提出的,后来的一篇也许是最重要的为预算软约束提供理论基础的文章,也是过去哈佛经济系的教授Eric Maskin写的。顺便说一句,80年代和90年代自哈佛经济系毕业的中国学生,很多都是这位Eric Maskin的学生。
 
科尔奈版本的预算软约束非常简单,说一个家里,有老子有儿子,老子自然是非常喜欢这个儿子,用他的原话就是“父爱主义”。老子希望儿子不要成为纨绔子弟,花钱不要大手大脚。但是呢,这个老子又偏偏是如此溺爱这个孩子。所以,每次这个儿子找老子要钱,老子都照给不误。科尔奈就说,有了这么一个老子,养十个儿子估计九个都会变成纨绔子弟。这个老子就是政府,儿子就是国有企业,要钱就给这件事情就是预算软约束。
 
科尔奈最初的著作,尽管在理论上并谈不上优美,但是他揭示了一个及其重要的现象,就是在社会主义国家,政府对于国有企业的“父爱主义”,使得这些企业永远不用担心自己的生产是不是有效率,自己的产品是不是有销路,或者自己是不是亏损。因为企业最后总是可以伸手向政府要钱。后来有很多人为“父爱主义”提供理论基础,就是这种“父爱”是从哪里来的。我对文献已经忘得差不多了,Eric Maskin的理论是认为,如果一个非常集中的金融体系,那么银行很可能被一个坏企业给套住。为什么?先不小心贷出去1000万,企业花了,没钱还。企业说再贷500万吧,我们就能生产还钱了,银行于是想想看,为了那1000万,就再贷500万吧,于是就这么陷进去了。更多的人是从政治经济学角度解释的,比如说我们早就听惯的,为了社会稳定和解决失业问题,政府会不断往不盈利的企业里注入资金。林毅夫认为,中国的国企不仅担负着前面这些社会性负担,还担负着赶超这样的战略性负担,于是预算软约束就更严重。还有的人从政治家的腐败等角度来分析。
 
不管什么原因导致的预算软约束,其带来的结果是非常严重的。其实很多国家存在预算软约束的情况,细究起来韩国和日本大概都存在,尽管我不是很确定,因为我不太了解。中国有多严重吧?说一个我听来的数字,是某位银行高管亲口说的。他说,在东北,把一个国企的职工全部请回家,工资一分不少照发和贷款让这个厂继续生产来自己养活这些人,两者的费用比是1:4。在一个国有体系下,哪里开个口,就会有无数的钱从那里漏走。改制卖了点国有资产算什么?比起这样一点一滴动态的流失,差远了。更重要的是,预算软约束是个很难解决的问题,你不能下令银行不给国企贷款,因为预算软约束是那种体制下的必然产物,是不可能通过行政命令来解决的。
 
如果一个老百姓都知道,孩子不能溺爱,那么我得说,现在的国企就是从小被溺爱但是现在长大了而父母已经管不起的那些孩子。有人认领这些孩子,当父母的就别要什么抚养费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国有企业和预算软约束

  1. xinzheng说道:

    谁都知道国企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卖国企谁都会做,我们甚至可以不关心卖给谁了。但是我们不能不关心用什么价格卖出去,卖完后的钱进了谁的口袋。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宣传了几十年全民所有,到现在想不承认啊,门都没有,至少被卖企业的职工人人有份吧。至于说平分的做法是不是有效率,这个已经不重要了。 至于银行坏帐,绝不是成为要卖国企的原因。因为就算是把国企都卖了,银行要贷款,总还是有风险的,你不要告诉我私有企业家都想着到期还钱。把钱贷给国企,对于一个风险规避的人来讲,似乎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反正肉烂在了一个锅里了。“先不小心贷出去1000万,企业花了,没钱还。企业说再贷500万吧,我们就能生产还钱了,银行于是想想看,为了那1000万,就再贷500万吧,于是就这么陷进去了。” 这样的一句话,放在银行贷款给私有企业上,好像也很适合啊。 其实说半天,我就是想知道卖国企的钱都到哪里去了,也许郭凯不想分点钱,可是我是俗人,我就想知道凭什么我不能分个百八十万的。在郭凯告诉我答案之前,我还是坚决认为,没有一个公平的方案,还是让国企就这么死去吧。

  2. Kai说道:

    你还真的天真的以为还有所谓的国有资产啊?除去那些最大的垄断性企业(这些企业还没有被私有化),绝大部分企业剩下的唯一可以称作资产的东西就是土地。不要以为国有企业还有资产,早就是空壳了。看起来设备厂房很壮观,没看欠着银行上亿上亿的贷款呢。
     
    私营企业骗贷比国有企业难得多,国有企业是国有的,不还你能怎么样啊?私营企业不还钱,银行带着公检法就去了。中国的不良资产率和地区国有企业的比例严格成正比。像农业银行这种一辈子不会挣钱的银行在浙江都能有利润,为什么?那里没有国有企业!
     
    我有时间,就这两天,再写一篇什么叫资产和什么叫国有资产的文章,我很早就想写,让人们不要觉得所谓“国有资产”的存在。我在两害相全取其轻一文中算过一笔大帐,往最好最好的情况算,国有资产算下来一个人摊不到5000块。这里面包括土地,包括国有企业职工的养老基金等等。要是把土地和企业职工的养老基金给扣掉,国有资产我几乎可以肯定,不是0,就是负的。

  3. xinzheng说道:

    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大多数剩下空壳的国有企业,估计想改制卖出去也是不可能的了。至于还剩下多少资产,这个不重要,只要没卖就没有分的问题。我的问题就是,对那些卖得出去的企业,钱是怎么分的。

  4. xinzheng说道:

    我对这个问题了解确实不是很多,但是我只是很奇怪,如果只是剩下空壳,还会有什么人去买呢?又谈何国企改制流失资产的问题。

  5. Kai说道:

    不理解资产的含义,资产的定价,就无从谈起资产流失的问题。所以我说我要写一篇对资产的理解。
     
    还有,同样一个企业,在有些人手里(比如说国家官员)就是空壳,就一钱不值,天天靠银行贷款混日子。换到一些人手里(比如说企业家)就不再是空壳,就能挣钱。所以,空壳企业也有人买,这毫不奇怪。这和股票交易一个道理,有人在一个价格愿意买,有人却愿意在一个价格愿意卖,要是大家对股票的判断都是一样的,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还有,一般说来,卖企业的钱(通常很少)都被政府收走,放在了一个基金中,这个基金通常用来帮助那些资不抵债的企业改制或者破产。从地方政府的角度说,静态上看,改制一般是赔钱的,也就是得贴钱才能把企业卖光。这也是我说,从总量说,国有资产应该基本上什么也没有了的原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