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即将改朝换代

今天晚上六点,我像机器一样从坐位上弹起,穿上衣服,走出Littauer的地下室,向东走上几步,来到Science Center的东门,从那里进入了Science Center,一路走去,再从Science Center的西门走出。我的目的地是位于Memorial Hall的校车停靠点,我要在那里坐上6:10分的校车回家,这样我才能在晚6:30开始的晚间新闻-也就是美国的新闻联播-开始之前到家,边做晚饭边看新闻。走出Science Center的门口, 我看到了一辆大概是ABC的新闻采访车。当校车经过了Harvard Yard的另一侧时,我又看到了FOX的采访车,它们都是到这里来报道哈佛的大新闻的。晚上,6:30,我日常看的NBC晚间新闻在依次播完了那些国家大事之后,Brian Williams终于用他那富有感染力的英语开始播报这则属于哈佛的消息,背景是都灵美丽的夜景-他正在那里采访冬奥会。事实上,作为一名哈佛学生的一点点优势是,我们在几个小时之前已经知道了这则消息的内容。在一封发给全校师生的电子邮件中,校长Larry Summers宣布,他将在本学年结束的时候辞去校长职务。
 
Larry Summers是哈佛历史上第一位经济学家校长,在过去的一年间,由他关于女性智力的评论引发了一系列来自教师和学生的对他的激烈批评。事实上,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他领强势和傲慢的领导风格让很多教授对他产生了严重的反感。他的辞职,应该只是过去一年这一系列要求他辞职事件的自然延续。这么一个一帆风顺,才华横溢的人,如此黯然的离开哈佛校长的位置,多少让我这个学经济的人感到十分惋惜。
 
Larry Summers出生在一个经济学世家,他的两个叔叔Paul Samulson和Kenneth Arrow都是经济学诺贝尔学奖得主。他的父亲Robert Summers也是一位在学界内颇有名气的经济学家,他和Heston所创立的Penn World Table成为了几乎所有跨国研究必不可少的数据资料。
 
Larry Summers本人是一名才华横溢的经济学家,他更有着让人羡慕的履历。早在他还是一名哈佛经济系的博士生的时候,他就已经被MIT经济系聘为副教授,而在他博士毕业之后,他去了美国总统经济委员会工作了一年,回来后便被哈佛大学聘为了终身教授。在那时,他是哈佛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终身教授,那一年他29岁。1984年,他被查出患了淋巴癌,得益于美国出色的医疗技术,他至今仍然健康的活着。
 
Larry Summers对经济学的贡献散布于各个领域,他在公共财政,金融,宏观,公司财务甚至经济史上都有贡献,1993年他被美国经济学会授予John Bates Clark奖,克拉克奖只授予40岁以下的美国经济学家,每两年授予一位,据我个人统计,有将近一半的克拉克奖得主最终获得了诺贝尔奖。
 
但在之前,确切的说是1991年,Larry Summers就已经离开了学界进入了政策圈。他担任了两年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在那个任上,他似乎也饱受争议。1993年他进入美国财政部,先后任财政部助理部长,副部长,并在1999年接替退休的财长鲁宾成为了美国财长。至今签有他名字的美元仍在市面上流通。Larry Summers在财政部的任上,大概最值得一提的作为就是他在拉美金融危机,特别是墨西哥金融危机中的果断出手。从而也许避免了更大的地区性,乃至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发生。
 
2001年,Larry Summers随着克林顿一起“失业”,经过短暂的在布鲁金斯学会的停留,他在当年被选为哈佛大学第27任校长。
 
我对于Summers的强势并没有不喜欢。当然,这很可能是因为作为一个经济系学生对这位来自经济学系校长的偏爱。天才如Summers,我甚至有时候在想,为了一个更好的哈佛,究竟是应该让人们去适应他,还是让他去适应人们。
 
作为对Summers一点个人的支持,我冒着一定的风险在我的课上向学生们讲述一个完全和课程无关的理论:Summers关于为什么女性和男性先天的不同导致了男性科学家显著的多于女性科学家。我告诉学生们,Summers只是在一个科学家的身份提出了一个可被检验的假说,他提出的假说并没有在任何意义上歧视女性的意思。我注意到了班上有的女生用非常警惕的目光注视着我,我理解她们的不快,从她们事后的反应看来,她们至少没有觉得我解释的Summers是胡说八道。
 
作为这篇BLOG的结尾,让我重新复述一下Larry Summers关于男女性差异的言论,这段言论确实非常技术。
 
男女性的智力水平的分布有可能是存在差异的。男性和女性智力水平分布的均值也许是相同的,但是男性智力水平的分布相对于女性智力水平的分布,也许具有更为肥大的尾部。我们知道,要成为一名出色的科学家,你的智力水平必须高于普通人不少,而正是因为男性智力水平分布肥大的尾部,使得能够达到出色科学家所需智力水平男性会多于达到这一水平的女性,这有可能是为什么男性科学家显著的多于女性科学家的一个原因。这是一个可以用来研究的命题,我们需要证据来证明这究竟是不是真的。而我希望,研究会给我们一个否定的答案。

根据哈佛官方新闻,曾担任哈佛校长20年之久的Derek Bok将在Larry Summers辞职之后的过渡时期担任校长一职,而新校长的遴选也将随即展开。Larry Summers将休假一年,随后他有可能回到经济系重执教鞭,而学校由可能授予他University Professor,这一最高级别的哈佛教授头衔。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5 Responses to 哈佛即将改朝换代

  1. chen说道:

    不太关心改朝换代, 只有我的导师还在 🙂

  2. JD说道:

    He is smart, but not wise.

  3. Kai说道:

    我认为他是一个有信念的人。尽管固执,傲慢和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是非常坏的,但是我并不认为他总是说出他心理想的东西是一件值得批评的事情。这正是我给学生详细讲解他对女性评价的原文的原因。我想告诉他们,这个校长是可爱的,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科学家,而不是一个虚伪的政客。
     
    我们能有多少机会听到哈佛校长的真正想法呢?Summers给了我们很多机会。

  4. simple说道:

    因为你的space出现在风云榜上,才开始关注你。:)
    最近小女子对投资基金开始感兴趣,不知何时能对此分析分析?
    我可是彻头彻尾的经济菜鸟哦 :$

  5. xinzheng说道:

    just a bug:
    Larry Summers出生在一个经济学世家,他的两个叔叔Paul Samulson和Kenneth Arrow都是经济学诺贝尔学奖得主。
     
    Kenneth Arrow´s sister and Paul Samuelson´s brother, the economists Anita and Bob Summers, are married and have a son, Lawrence Summers.
     
     

  6. xinzheng说道:

    我不是哈佛的学生,对 Summers的认识也仅通过他的论文而已.
     
    但是我认为他的错误就在于混淆了作为科学家(如果承认经济学是严格的科学的话)和公众人物的区别. 作为科学家,当然可以检验各种假说.但是当他是校长的时候,似乎就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论了吧. 举个更极端的例子说,李鹏是水利专家,但是当他是总理的时候,如果发表一通言论说长江大堤明天都要垮了,这固然也是可检验的假说,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似乎有点惊世骇俗了吧.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 如果Summers总是说出他自己想的东西,回经济系当教授也许更适合他.

  7. chenger说道:

    看来舆论的力量在世界各地都是无法抵挡的野蛮势力。

  8. Kai说道:

    Thanks for pointing out the bug. However, in English, both Paul and Ken are called Larry\’s uncle. What I don\’t know is his mother is also an economist. 

  9. JD说道:

    “有信念”就值得尊重吗?如果有人说经济学就是一个没有良心的学科,并且固执、傲慢和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地说出心里想的东西,估计是可爱了,也不虚伪了,但是值不值得尊敬?
     
    同意“无名氏”所说的,一个人要分清自己的角色,一个公众人物说出并没有充分事实依据,只不过 "provocative"的观点,就要对此负上责任,在你享受话语权力,比普通人有更多影响力的同时,也必须付出成本。
     
    哈佛的人都知道,对Summers的不满是长期积累的,只不过这次讲话点燃了愤怒的导火索,别再拿这个演讲的内容说事儿了,这个假说本身并不是关键,而是谁、在什么场合、以什么立场来讲。他一贯主张资源向强势集中(见Peter Ellison的访谈),通过这个假说人们看到的是一副为男女不平等呐喊助威、鼓掌叫好的嘴脸。不要说这是政治不正确,每个人当下的讲话都有一个背景,就是其长期的言行,这是基于事实根据的。

  10. Kai说道:

    跟社会学家吵架,经常吵得我极度无奈。
     
    还说那个评论。那个评论是针对一个现象,而不是预测一个现象。也就是为什么女科学家比男科学家少的现象。Summers说了好几个可能的假说,这和“是一副为男女不平等呐喊助威、鼓掌叫好的嘴脸。”,有什么关系?我看不出那个假说在为男的说话,那个假说说的是,男女平均起来一样聪明,这是前提,但是可能的情况是,最笨的男的比女的更多,最聪明的男的也比女的更多。我不知道这是夸奖男性还是夸奖女性。要知道,整体上说人类不喜欢极端。从这个意义上说,生为女性要幸福的多,如果这个假说是真的。尽管成为最聪明的人的机会没有男性高,但是成为最笨的人的机会也比男性小的多。更别说Summers在同一篇发言里还说了很多社会学家们喜欢的观点,为什么社会学家们就只字不提呢?挑出一句话,扣上屎盆子,这还不简单?
     
    他是有更多的话语权,但是这个事件本身是因为扭曲的报道导致的。但是在女性的问题上,Summers就是有口难辨,因为这只会引来更多的麻烦。
     
    “他一贯主张资源向强势集中”,这社会学家可以不喜欢,但是不能成为推倒他的理由。这是对于如何建立一个好大学理念的不同。说起来,社会学家可能更会支持一个大政府,到了这件事情上反倒开始支持自由市场了,搞不清这种不一致性哪里来的。要是认为这有什么不对,给出理由,不要说哈佛过去一贯都是分散的,所以现在不应该集中。又是一个扣屎盆子的说法。
     
    如果只说Summers霸道,固执,不听意见,所以不适合当校长,我没有意见。扣那么多屎盆子干什么?
     
     

  11. JD说道:

    关于此题最后一篇发言。
     
    经济学家、或者说一些经济学家大概最喜欢给给别人扣帽子了,动不动就是你们这群社会学家,那帮什么也不懂的人,自己想想,为什么现在那么招人恨?
     
    不知道一旦观点成型,是不是就会有选择地忽略事实,把别人的观点拧过来,再打回去。Summers试图解释的是为什么科学和工程领域女性不如男性,他的观点是因为女性的聪明人本质上就比男性少。Summers一贯是精英主义的,既然本质上有区别,何必浪费资源在女性身上?他有没有看到这么多年来女性教育水平的上升,杰出女性科学家人数的增长?什么叫做本质的区别?如何用纯生物来解释社会现象?何况这个所谓纯科学研究也并不见得可靠。如果过滤性地忽视女性长期以来社会期待的差别和资源分配的不平等,一方面强调男女天生有别,另一方面又提倡资源集中于强势群体,这难道不是合理化目前的男女不平等?也许现在的差别还不够,当男性主宰科学研究以后,可能问题要少很多,根本不需要考虑资源公平分配的问题。当然,极权主义国家短期最稳定。
     
    我不知道你说的人类不喜欢极端是基于什么根据。从Summers的角度来看,不喜欢的是极端笨,请注意只是极端笨,而不是两个极端。他确实做到了从一而终的强势,比较笨的女人不应该做科学,极端笨的男人(或许大部分是黑人)就应该自生自灭。
     
    从一开始,我就反对把教育当产业,把学校当公司,把校长当CEO。请问,社会学家在这件事情上的不一致在哪里?你从哪里看出社会学家在大学主张自由市场?换过来,你们不是主张自由市场吗,又怎么这么强烈支持一个哈佛暴君的存在?不要用狭隘两分法来看待我们的社会,不是非政府即市场,在政府、市场之外有很大的公共空间存在,既不以权力来运作,也不依交换而生存,学校就是这样一种组织。学校不应以产出最大化为目的,在这里,我们学会如何做人,懂得如何于天地自处。象Summers这样用市场理性来运营大学,违背了教育本身的特质和目的。
     
    经济学掌握了很好的一套分析工具,在经济领域有很强的预测能力,但是经济只是我们人类生活的一部分,如果非要用经济学的方法来对待一切人类行为,不免过于霸道,也太狭隘。经济学很强势,但应该局限于自己的专业领域,对于别的领域要有足够的虚心和开放。社会学的问题恰恰相反,我们有广阔的视野,对不同于自己的东西充满尊敬和同情,但是研究对象的宽泛同时也带来了困扰,由于缺乏完整的理论根基和研究方法,常常出现概念不明、分析不清的状况。这两个学科也许天生就有价值判断的区别,对效率和公平的不同尊重,但是抛开主义,不妨碍在问题上的交流。
     
    自由、平等、尊重是每一个知识分子该有的品质,也是做人的标准,这恰恰是Summers这个聪明人所缺少的。

  12. Kai说道:

    没看Summers原文,不要在这里发言,不管是什么学家。
     
    讨厌一个人,就把一大堆自己幻想的推论安到别人头上,仔细读读原文先。
     
    不知道是谁先把Summers的为人和经济学联系起来的。只要有一个学经济的人说了一句什么话,就变成经济学说。然后把那些所有的个人观点,错误论断都扣在经济学头上,难道这就是有的学科的生存之道?要是把某些学家说的不着边际的话都当作这个学科的观点,那个学科估计名声要差的要死。顺便说一句,经济学家在美国的声誉并不差,要不然经济学不会成为哈佛最多本科生选择的专业,而不是某个更觉得讲良心,讲真理的学科。要是把国内某些学家拿出来晾晾,我估计比某些什么都不懂的国内经济学家的质量还要差。顺便说一句,不要把说经济问题的人都说成是经济学家,胡鞍钢大概自己不会称自己是经济学家,郎咸平严格说也不是,丁学良也不是。
     
    哈佛的成功,在我看来就是一个理想+商业的成功。没有哈佛强大的资产作为支持,哪有那么多学术自由可以保证。如果真按市场规律走,估计经济学消失的要比有些学科慢。不要在占了所谓商业化的光之后,还在那里攻击这件事情不对。

  13. Qingxia说道:

    哈佛的理想是什么呢?校训写的是与真理为友,真理是不是商业成功发大财呢?

  14. Jiajun说道:

    不得不comment一下,关于你的男女智力的分布问题。
     
    我也喜欢用数学模型来看问题,我觉得你的模型有严重问题。智力水平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一维变量。众所周知,智力分为不同的方面,反应速度,创造力,记忆力等等。你不可能简单的把智力给dimension reduction到one dimension上。
     
    现在很多人,都把这一切给放在一个dimension上,那大家是怎么做的dimension reduction呢? 这其实是很关键的问题,是不是我们的社会用更适合男人的方式来做的dimension reduction呢?

  15. how说道:

    Larry Summers说法有生物学依据,人类智力遗传由X染色体决定,男性只有一个X染色体,所以出现变异导致智力差异扩大化,女性有2个X,同时变异可能性很小,所以女性智力分布比较平均,男性天才和笨蛋都要比女性多。另外上帝为了防止人类智力进化太快,高智商父母子女平均智商会降低一点,低智商父母子女平均智商会提高一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