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点统计和偏微分吧

这是一篇和经济本身没有太大联系的BLOG,但是我跟人吵架吵得久了,就发现在人类最直观的思维过程中,经常是不包含统计和偏微分的。这不仅在人文类的学者中很普遍,因为他们中的很多大概根本就没有学过统计和偏微分,即使在受过良好训练的科学家中,当他们在思考自己领域以外的问题的时候,统计和偏微分的概念也经常是缺失的。缺失这两种思维,有时候是非常可怕和具有误导性的。
先说缺乏统计的害处吧。不学统计的害处就是坐井观天,一叶障目。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事情像数学公式那样因为A所以B,绝对不会出现C的。在实践中,在更多的时候往往是如果A,非常有可能出现B,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C. 出现这种情况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是概率的,本身就不是必然由A及B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还不够深刻,所以有一些未被我们注意到的规律,从而导致了我们没有办法精确的说A什么时候B, A又什么时候C,只能说因为A,很可能B,但是不排除C.
 
说国有企业改制这回事情吧。通过对大范围样本的研究(600多个企业),北大的姚洋以及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宋立纲得出改制增加了改制企业的盈利性,换句话说就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国有企业,一个改制了,一个没有改制,那么前者的利润会比后者高。这是一个统计上的结果,也就是如果改制了,那么平均说来,企业的盈利性会增加。但是统计规律,绝对没法解释个例。我相信,要是我说改制对企业是好事,肯定会有无数人出来说话,说:“你胡说,我舅舅那个厂改制了,最后该得工资都发不出来。”“你歇着吧,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了,我们厂改制改到最后,钱全被厂长弄走了,结果我们全厂的人都下岗了,还不如不改制呢。”当我听到这些评论的时候,如何回应呢?我自己看得企业不多,也有40多家,有好有坏,那些人的经历我都是相信的。但是个体代表不了整体,一个心目里面没有统计意识的人,总会把个案推广到全部,我想这些人痛骂经济学家为人代言也就不奇怪了。昨天,看到有人在网上痛骂姚洋,看得我心惊胆战。这群愤青们真的是疯了,中国的好左派已经不多了,姚洋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一个这么为弱势群体说话的人,竟然也被愤青攻击为作政府的喉舌。不知道这群愤青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左派,难道是xxx那样,连开放贸易都反对因为认为这是资本主义国家在剥削中国人民的所谓有良心的经济学家?
 
刚才这个例子有点太晦涩了。这么说吧,说日本人的平均寿命超过中国人,并不是说每个日本人都比中国活得长,要是你看到一个日本人死的很早,千万不要回过去骂前面那个结论不对。要不然,你就跟愤青一个水平了。
 
再说偏微分的问题吧,这个事情就更复杂了。比如说,我们说胖子更容易得高血压,是指其它情况一样的情况下,胖子更容易得高血压,而不是指只要是胖子就比瘦子更容易得高血压。所以,一个瘦子如果家里有高血压的遗传史,他很可能比一个家里没有遗传史的胖子更容易得高血压。当我们看到一群瘦子得了高血压,但是一群胖子却没有得高血压的时候,我们能说“胖子更容易得高血压”这个结论错了吗?不能!比较一个有遗传病史的瘦子和一个没有遗传病史的胖子,就好像拿苹果和桔子做比较一样,比的根本不是一件东西。真正正确的比较应该是同样都有遗传病史的胖子和瘦子,或者都没有遗传病史的胖子和瘦子,在数学上,这叫偏微分。
 
再回到国企改制的事情吧。郎咸平认为国企不改也挺好的一个理由是,看看在香港上市的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吧,国有企业的绩效比私营企业的绩效要好,这说明,国企也是能做好的。郎先生自己也不糊涂,随后就加上了一句,当然这个结果很可能是因为在香港上市的企业都是垄断型企业。难道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把一个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国有中移动的收入和一个私营的纺织企业的收入做比较,得出国有企业绩效不比私营企业差结论与前面把有遗传病史的瘦子和没有遗传病史的胖子放在一起比较有什么区别?朗先生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学者,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的观点导致了他还是把这个结论当作支持他的论据。而很多根本没有受过训练的愤青们,还在继续着他们认为的瘦子更容易得高血压的观点。
 
学一点统计和偏微分吧,不然就别老在那里嚷嚷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学点统计和偏微分吧

  1. Jimmy说道:

    写得好!用例恰当,有说服力
    我统计学学得不错,偏微分不太熟..

  2. haiqiang说道:

    我不是很相信改制的效果,不知道他们的论文结果考虑过样本偏差没有,说到国有企业改革,产权改革是不是真是良方,值得商榷,我不怀疑私有企业效率高,但是我怀疑的是目前的法制基础和社会基础来看,怎么样公正的私有化的问题,过激,过快的私有化以后会带来更多的问题,只是现在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我觉得郎教授的职业经理人的制度是可以考虑的一种方法,但是中国的金融市场实在达不到他说的那种要求,所以也有很大的问题。
     
     

  3. Kai说道:

    改制的过程是否公正和改制的效果是不是好,整体看来是两个问题。楼下那位似乎混淆了问题,又感情用事了。样本的偏差,尽管作者已经进行了相当多的控制,如果有,方向也是很难说的。我可以说出很多故事,为什么可能存在的偏差会低估改制的效果而不是反过来。当然,也有故事可以认为偏差导致高估改制的效果。但学术研究总会有争论,在甚至没有看到文章之前,怎么能开始怀疑文章的结论呢?难道就听网上那些愤青们的描述或者自己的一点点个人经历?这恰恰是我这篇BLOG要指出的错误态度。
     
    顺便说一句,讨论国企改制,现在大概应该仅限于大型企业了。中小型企业应该已经基本全部改制完毕了。

  4. haiqiang说道:

    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我不是愤青,也不是没有看到人家文章就怀疑他的结论,我的意思是说他们的结果可能是样本偏差带来的,所以可能不能马上拿来做改制有效果的论据。当然如果他们的文章有很好的这方面的控制,那是另当别论。至于有没有混淆问题,我想我已经说清楚了,我没有怀疑私有企业的效率问题,我怀疑的是方式和时机的问题。现在产权改革确实在中小企业层面上快完成了,至于是对是错,让历史去评价把,改革的对错只能由历史去评判。anyway,中国的事情多着呢,远远不是产权改革完成就能高枕无忧的时候。

  5. Kai说道:

    楼下这位同学,如果你是一位学者,听口气像,请不要在没有看文章之前就怀疑别人的结果,如果你做过相关的研究,那就另当别论了。即便如此,学术批评也要态度严肃,上来就扣帽子,就是愤青习气。我对那个样本非常了解,从抽样的时候就开始注意随机性的问题,更不要说实证研究时的控制变量的选择了。尽管我知道抽样的完全随机性无法达到,因为毕竟是一个自愿参加的问卷调查,但实际的操作经验告诉我们,刚才已经说了,存在的偏差是可正可负的。而在控制了控制变量之后,很难给出很强的理由,为什么回归的结果会存在偏差。
     
    我通篇文章没提半点改制时机的选择问题。不知道你关于改制时机的感想从何而来。从你的评论看来,你应该对中国企业改制的过程应该不甚了解。要是你觉得必要,可以参看我的“两害相全取其轻”一文,里面稍微对改制的过程进行了一点介绍。中国大范围的改制已经进行了有超过10年了。不过估计你对那篇文章也会有批判,从你对此事的态度上看来。批判我很欢迎,不过要讲道理,中国的情况很复杂,中国的问题很多,这些不叫理由吧?
     
    “中国的事情多着呢,远远不是产权改革完成就能高枕无忧的时候。”产权改革治百病这个论断我没有说过,姚洋他们也没有说过。讨论问题的时候请集中话题,不要老是说不相关的事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