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钱衡量一切?

想写这个题目是因为今天一个小小的心理过程。下了两天雨的Cambridge今天终于迎来了一个温暖晴朗的星期天。从我住的宿舍阳台望出去,蓝天白云,左手边是郁郁葱葱的林木,不远处就是波士顿市中心的高楼大厦。更远的地方有飞机起降的地方就是机场,虽然看不见海湾,但那里就是海了。正前方也是林木,在林木中隐藏的由近及远有MIT和波士顿大学。右手边是水波不兴的查尔斯河,今年的暖冬让这条河始终波光粼粼,河面上有野鸭子在享受着阳光和也许跟春天一般温暖的河水。河对岸就是大名鼎鼎的哈佛商学院和美国最古老的橄榄球场,红墙绿树,好一个惬意的去处。河边全都是穿着运动服装锻炼的人们,每到周日,Memorial Drive靠近哈佛的这一段就会禁止车辆通行,人们可以在公路上,一边领略查尔斯河的风景,一边慢跑或是骑自行车。
 
写到这里,联想到我的题目,有的人也许会说,我可能要写关于环境的东西了吧。其实不是的,我说的这些和我要写的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峰回路转,我没有时间领略这些美景,穿戴起来,匆匆的赶上校车,去经济系那终年没有阳光的地下室里,消磨这个美妙的周日下午。校车停在了Harvard Yard的正门口,我跟开车的黑哥们打了声招呼之后,用一种最慵懒的表情走进了Harvard Yard,正对面John Harvard的雕像还是那么目光炯炯的注视着Yard里发生的一切,当然,也包括我慵懒的表情。在Yard里向北走一百来米,就到了Yard北边的围墙。眼前出现两个建筑,右手是现代得让人只能觉得丑陋的Science Center,左手是白色花岗岩质地的,带有欧式风格的Littauer中心。在政府系搬出了Littauer中心之后,这座建筑已经完全由经济系所占有。我的办公室就在这座大楼的一间地下室里。
 
像往常一样,我犹豫了一下,是先到Science Center里的咖啡厅买一杯咖啡再去办公室还是直接就到办公室?但是我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今天咖啡厅不开门。我心里骂道:nnd,这个破市场经济,不就是因为周末人少吗?也不知道为我们这种周末还到办公室的人想一想。最近的星巴克离办公室还要走十分钟,慵懒如我,还是放弃那杯跟北京一个价钱的咖啡吧。
 
到了办公室之后,我就开始想一个问题:市场经济让很多东西消失了,比如说妈妈爱吃以前那种用手敲打出来的年糕,可是现在到哪里去找手工年糕啊?全都是机器做的了。比如说在电影“电子情书(You’ve Got Mail)”里,连锁的大图书超市就让那间很有特色的街角书店消失了。这可以说是经济学或者效率的胜利,机器做年糕成本更低,质量更稳定,大图书超市可以提供更全的图书和更便宜的价格,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本身非常的合理。但是,我们似乎心里又若有所失,觉得自己珍视,喜欢的一些东西都被赤裸裸的金钱所覆盖了。当金钱决定一切的时候,有些东西自然而然的就消失或者不会出现了。比如说,那杯我本来很想喝到的咖啡。
 
写到这里,可能又有人会想,学经济的看来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市场不是能解决一切的。看不见的手真的让一些好的东西看不见了,这还能说市场总是个好东西吗?
 
错了!在刚刚的抒情之后,我还是觉得,用钱衡量一切,甚至你觉得不可以衡量的东西,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合理的。注意,我这里说用钱能衡量未必代表着用钱能买到。
 
还是从那杯咖啡说起吧。对我而言,咖啡厅的开放很重要,它给我带来了很多的方便。对于那些喜欢那个街角书店的人们而言,那个街角书店有着大书店不可取代的温馨,氛围和童年的记忆,这些东西都弥足珍贵,这些东西大概都不能用钱来衡量。我要说其实不是的。我想要让那个咖啡店开着大概很简单,我跟老板说每个周日我都会按1000块美金一杯的价钱到这来喝一杯咖啡。我想老板肯定会欣然同意把咖啡店开着的。这意味着什么?我需要的方便是要以别人的付出为代价的。方便对于我而言也许是无价的,但是对于提供方便的人而言却是有价钱的,就是那1000美元。说说那个街角书店吧,保留那个街角书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一大块社会资源被浪费了。原本可以卖得更便宜的书必须卖的更贵,因为那里的成本更高。你也许会说,可是那种温馨对于我而言很重要。没错,温馨是很重要,而且无法用钱来衡量。但是维持这种温馨的成本是可以衡量的,这种成本就是一种对社会资源的消耗,是这种温馨的代价。你愿意为这样的代价买单吗?你也许会说,我还不至于为了这种温馨把这个书店买下来。那不就行了?温馨对你而言其实是有价钱的,那就是你愿意为了这种温馨放弃的东西,这些东西最后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
 
再说一下生命吧。你同意生命是无价的这个说法吗?你同意,我其实也同意。但是生命其实又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这么说吧,一个人快死了,但是花1亿美元可以让这个人多活一年,政府现在要求投票,看大家支持不支持在这个人身上花这1亿美元,你是会赞成还是反对呢?要是你相信生命是无价的,那应该毫不犹豫的投票支持花钱救人。可是我估计很多人大概都会觉得,花1亿美元让一个人多活一年不太值。什么叫不太值?1亿美元买无价的东西怎么会不太值?记住,虽然生命对个人而言是无价的,但是维持生命本身是有代价的。这1亿美元的花费,虽然救活了这个人,但同时意味着很多别的人从此不能享受这1亿美元带来的福利,1亿美元可以干很多事情,可以让很多无家可归者住上房子,可以建好多学校等等等等。这不值说的不是生命和1亿美元的关系,而是生命和别的也很重要的事情之间的关系,而这一亿美元不过是一把尺子,可以衡量出人们对这些事情相对重要性的判断。
 
说一切东西都可以用钱衡量,似乎很难让人接受,但我觉得这大概在多数情况下都是成立的。钱衡量的不是一件东西的绝对价值,而是你要为一件东西付出的代价。我不会为那杯咖啡付出1000美元,因为我知道,虽然我很想喝那杯咖啡,但是1000美元可以让我干很多别的事情,那些事情对我而言同样重要。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用钱衡量一切?

  1. Jimmy说道:

    "钱衡量的不是一件东西的绝对价值,而是你要为一件东西付出的代价"
    😀

  2. Luhang说道:

    资源稀缺,机会成本永存

  3. ant说道:

    在宇宙的内部,光速永远都是不可超越的,而宇宙大爆炸理论中,宇宙的膨胀速度远高于光速。同样,在市场经济的范畴内探讨“用钱衡量一切”,也肯定能说的通的。这的确是经济学家应当专注的,但也显然不是事物的全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