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增长将渐渐放慢

今天诗兴很好,所以多写几篇。
 
去年12月中旬,在林毅夫教授访问哈佛期间,我为他组织了一个演讲会。在那场演讲会上,林毅夫教授再次预测,中国未来30年的经济增长将保持在平均9%一年的速度。
 
我从内心深处,非常希望林教授的预言是正确的。但是作为一名受过良好训练的经济学博士生,我必须得说,很简单的分析就可以得出,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速度很可能将会逐渐放慢。放慢开始的时点就是我们的父辈,他们这群建国以后集中出生的孩子们开始大范围退休的时候。
 
经济增长的源泉大致来自于下面几个方面:1.劳动生产率的提高。2.资本投入的增加。3.劳动力投入的增加和4.人力资本投入的增加。这四个部分增长率的加权平均值,就是一个经济的增长率。这个公式适用于任何国家,因为来自于一个会计恒等式。我将论述,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上述四项东西的增长均会放缓或者停滞。而这直接会导致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
 
1.劳动生产率。从我个人的研究表明,中国过去26年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技术的进步。而技术进步的主要源泉是引进技术。一个是体制改革,改变了缺乏激励机制的旧制度,从而释放了巨大的生产力。我们知道引进技术要比自己发明技术更简单,而在未来的中国,引进技术会越来越难,不是因为政治上的原因,而是因为可以学习的东西越来越少。而自己发明技术费时费力,因此中国技术进步的速度将会逐渐放慢。(美国这个以创新著称的国家,平均起来,技术提高的水平大概也就一年2%)。同时体制改革的空间比起过去的26年,只能说越来越小,而不是越来越大。因此,中国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在未来极有可能会放慢。
 
2.资本投入。资本投入的增加来自于国民储蓄。中国目前的国民储蓄率超过40%,换言之,挣100存40。这些储蓄,根据我的判断,主要来自于养老,医疗和教育的储蓄。养老和医疗,现在是储蓄,在老了和生病的时候就会被花掉。中国是个迅速老龄化的社会,中国会有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在消耗他们的储蓄,而只有越来越少的年青人在增加他们的储蓄。这一正一负,在中长期看,中国的储蓄率必然会下降。国民储蓄率的下降的直接结果就是资本投入增长的放慢。
 
3.劳动力投入。一个老龄化的社会,劳动力投入增速下降是必然的。
 
4.人力资本投入。中国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已经完成了从3%到20%的跨越。而这一跨越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完成的,从增量意义上说,增速是非常快的。中国的教育水平还有很大的空间,因此在中长期,中国人力资本的投入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但是这一增长空间,部分的会被人口的减少所抵消。打个比方,以前有10个人,20%的人口是大学生,那么人口中会有两个大学生。现在只有两个人,即使100%都是大学生,也只有两个大学生。总的说来,人力资本投入的增速至多也就是保持现状。
 
1,2,3都是增速变缓,4是保持不变。所以中国经济的增速必然会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开始下降。这中间最大的罪魁祸首就是中国过早的老龄化。
 
但愿我的预言是错误的,尽管我认为很难。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增长将渐渐放慢

  1. 冰糖葫芦说道:

    看你的文章我有一些疑问如下:(1)劳动生产率: 很多刊物上都登着目前中国的relative productivity 6%,而美国只2%,而欧,日,印度则在两者之间。 很奇怪美国这个以创新著称的国家会在这个指标上落在大家的后面?而中国的productivity高,是主要由大量的外资内资投资固定资产设备带来的,还是技术进步和体制改革的相互作用? productivity究竟是以什么为衡量基准的?或者这个2%实际上是productivity的增长率? (2)资本投入: 中国的国民储蓄率固然不大可能会超过现在的水平40%,但是从今后30年的角度看per capita 的国民收入和 disposable income是增长的,也就是说可供投资的货币总数应该也是增长的,还要加上逐步增长的追逐高利的外资,我到认为资本投入应该不会是个问题。(3)同样human capital 和 labor老龄化的问题在近期—–30年,直到我们这一代退休—–也不应该是大问题。虽然由于70,80年代的计划生育执行,我们这一代从绝对人数上会小于我们的父母一代 ,但是这一代的平均受教育水平,健康状况,寿命等指标都会超过上一代, 这也就意味着劳动人口绝对数的减少可以用我们这一代的高产出和推迟退休年龄而补足。 而面对社会老龄化的问题将会是我们的下一代。 综上所述,我觉得各个factor中,productivity是一个最大的变数,它将最终决定以后30 年内中国的经济走向。 也有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经济已经到了临界状态了。看下文。中国经济扩张难以为继 高善文 2005年8月16日 星期二 强弩之末,这可以说是中国经济上半年数据传达出来的基本信息。尽管中国官方公布的2005年1-2季度经济数据显示目前中国经济增长率仍然相当高,并可能在全年继续维持9%以上的水平;但来自劳动力市场、企业盈利能力和信贷市场变化等方面的证据显示,目前的经济扩张已经进入最后阶段,经济增长率的明显下滑只是个时间问题。从许多零碎的证据看,目前劳动力市场处在比较紧张的状态,工资水平在加快上升。例如,消费物价指数中家庭服务和家庭维修服务的细项数据变化至少可以反映低端劳动力市场的状况。该数据大约自2004年下半年起加速上升,表明低端劳动力开始出现比较明显的紧张,并带来了劳动力工资水平的加速上升,这和零碎报道的“民工荒”在时间上和方向上是大体一致的。从单位劳动报酬的增长看,2004年以来该增长率也出现加速势头,在过去的一年中,其平均增长率大约比此前3 年的增长率高出2个百分点。看起来劳动力市场的普遍紧张并没有带来通货膨胀的明显加速,这也许与官方数据的测量偏差存在一定联系,但这主要是因为相对固定的汇率稳定了贸易部门的价格水平。从2002 年以来的价格变化看,这轮经济扩张中供给能力的约束最重要地体现在自然资源领域,而不是劳动力市场,这体现了经济结构性变化的特点,也带来了大宗商品等上游生产资料价格的剧烈上升,以及由此刺激起来的对上游产业投资的急速扩张。由于生产资料价格的弹性很大,价格水平和变化率的短期波动就相当大,但随着供给能力的迅速建立,以及对货币信贷的及时控制,持续的通货膨胀很难发展起来。劳动力成本上升之外,经济减速更显著的原因在于,近一年来中国经济中企业盈利能力已经明显下降并将维持这一趋势。衡量企业盈利能力的指标有很多,但绝大多数指标均显示企业盈利能力在2004年达到了高点,并自2005 年以来开始明显下降。企业部门进一步扩张投资的愿望和能力的减弱将带来经济的最终减速。中国工业增加值中企业利润份额在2004年达到了创记录的20.7%的水平,但2005年年以来开始明显下降,其中2005年上半年的利润份额略高于19%,预期全年的份额不过在18.7%左右;而就中国工业企业的净资产收益率来看,该指标在2004年达到9.5%的历史最高水平,但 2005年上半年则下降到9.2%的水平,这一下降趋势在未来几年还会持续下去。企业盈利能力的下降主要来自四方面的原因:劳动力工资加速上升;供给能力的快速释放,这在中游行业表现得特别明显,其后果是产出增长和价格下降并存,但上游行业供给能力释放的前景并不遥远;贸易条件的恶化、进口原材料价格的大幅度上升;而且,自2004年中以来,信贷成本的大幅度上升。这四方面的因素在近期看来都难以逆转。在中国这一依赖于银行融资的经济中,对企业投资最具直接抑制作用的莫过于信贷紧缩了。2004年4月启动的宏观调控导致了信贷增长的急剧减速;然而,尽管2005年初以来开始逐步出现政策松动迹象,信贷的增长始终没有恢复:在2002年以来的经济启动过程中,信贷增长率快速上升,并在2003年9月达到23%以上的历史高位;在2004年4月宏观调控开始前,信贷增长率仍然接近20%,但自那以来,信贷增长开始迅速滑落,目前的增长水平只略高于 13%,显著低于历史平均水平。信贷减速的一个重要后果在于,实体经济贷款利率迅速上升。信贷挤压(credit crunch)的阴影挥之不去。从2004年2季度到2005年1季度,银行贷款的加权利率大约上升了128个基本点,为2004 年10月加息幅度的5倍。信贷成本的上升既挤压了企业的利润,又约束了经济进一步扩张的能力。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有证据显示信贷挤压的发展同银行体系提高资本充足率的努力有关,这意味着持续的信贷低增长的前景。在资本约束导致信贷低增长的条件下,经济体系被迫发展起来包括直接融资等在内的替代融资渠道,但考虑到银行贷款占企业全部外部融资接近90%比重的现实约束,看起来替代融资至少在短期内难以完全弥补信贷挤压的影响。在供给能力已经开始快速释放,经济周期即将下降的背景下,信贷挤压的持续发展使得我们有理由进一步对中期内的经济前景感到担心:这一轮经济扩张的最后一步即将结束了。 作者:高善文,先后任职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办公厅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现为光大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综合研究室副主任。2004年在《新财富》杂志组织的机构投资者评比中当选为中国最佳宏观策略分析师。

  2. Kai说道:

    你可能混淆了增长率和收入水平的区别。增长率的放缓和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是不矛盾的,相反这正是我认为将要发生的事情。储蓄率的下降和储蓄的增加是可能同时发生的,前者导致增长率下降,而后者导致收入水平提高。中国的绝对的劳动力数目在中期应该是下降的。因为1.总人口快要到顶点了。2.人口中不能干活的越来越多。人力资本的水平会上升,但是会以一个比较慢的速率。同样,增速和水平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同意劳动生产率是个比较大的变数。1.中国的劳动生产率比美国提高的快很正常。美国也许花了20年研发波音747,这20年里,实际使用的宽体客机的技术没有任何进步。同时还有无穷多的投入。在这之前,美国的主力机种应该是DC-10。而中国完全不用走从DC-10到波音747的过程,进入市场,直接就能买到747,用并不太贵的价钱。在各个领域都是如此。美国是一个写Paper的人,中国是一个读Paper的人,中国知识增长的比美国快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很大部分的效率的提高不是来自于技术进步,而是来自于制度上的改革。中国是从一个极度没有效率的社会走向一个有效率的社会,因此,中国的生产率的提高比美国快就更正常不过了。我不知道6%是什么意思,如果你告诉我中国的劳动生产率每年提高6%,我会说,这肯定是错的。美国的2%是其100多年来的平均水平。90年代以后可能略高,3%左右是有可能的。高善文太悲观了,但是我觉得中国还是需要多一点悲观的经济学家。赞歌唱多了,会让人忘记我们做得不好的东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