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荒,是会死人的

本来是准备写房价的。突然觉得房价和饥荒的发生其实有一些共通的东西,所以觉得还是先写一下饥荒,做一些铺垫比较好。
 
说来有点伤心,当我和很多周围的人提起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饥荒时,大多数人一般是面目冷落。好像那死去的,还有那些本该出生却从未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些生灵们从来就不存在一样。实在不明白,一个对死去了3000万人的饥荒无动于衷的民族,会对南京的那30万同胞如此的上心。对不起,请允许我解释一下上面的数字。3000万是学者的估计,我不是这方面的学者,但是我仔细的读过这些论文,尽管在是1000万还是4000万上学者们有争论,但是量级是没有分歧的。3000万是一个比较经常被引用的数字。30万,是中国的历史课本上的数字,这个数字日本的学者并不同意,美国的学者也未见同意。比较保险的说,30万可能是一个上限。十几万也许是更加可信的数字。再一次,我不是这方面的学者,我对这些争论没有自己的判断。
 
饥荒,让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粮食不够吃,从而导致饿死人的状况。人们对于饥荒的这一错误认识一直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才被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现在哈佛大学的森教授纠正。他在研究了人类历史上的众多饥荒之后,得到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大部分饥荒发生的时候,粮食的总量都是足够不让人饿死的。那是什么让饥荒的发生呢?问题发生在了分配环节。饥荒的经典情况是,由于粮价的激升,大量的穷人买不起足够的粮食,于是大批的饿死。如果这时候能有政府出面比较平均的分配手中的粮食,很多的饥荒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在对中国的饥荒进行了研究之后,学者对50年代末的那场饥荒的结论大约是,死那么人粮食的总量不足和粮食的分配问题都是重要的祸因。
 
为什么会出现总量不足?关于这方面的记述太多了。我要做的是驳斥自然灾害说。记录表明,1959-1961中国的天气是不怎么好,可是中国的天气好过吗?中国不是朝鲜,整个国家覆盖在一片雨云下面,要涝都涝,要旱都旱,粮食产量受天气影响很大。中国的粮食产区从东北纵贯到岭南,从东部横跨到西部,东边日出西边雨,总有地方受灾,总有地方风调雨顺。1998年长江东北洪水泛滥的时候,中国的两大粮仓都被淹了,有人担心过中国的粮食生产吗?说起来也许很难相信,那一年其实是一个丰收之年。倒是波澜不惊的2000年,粮食产量一下下降了9%之多,比98年减产了3000万吨,有人注意到了吗?所以,59-61那场饥荒,因为天气原因导致粮食生产不足的可能性是极低的。
 
为什么会出现分配问题?其实这根本都不用什么理论,如果稍微知道一点事实的人就会发现,饿死人主要是饿死在农村,城里饿死人情况很少。为什么?这不是悖谬吗?产粮食的地方死人,不产粮食的地方不死人。我想说,总有一天,我们需要向中国的农民道歉,他们忍受的太多了,太多了。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生下来就被打上了烙印叫做农民,这发生在直到今天的中国。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饥荒,是会死人的

  1. 风谷说道:

    又获得新的知识了

  2. unique说道:

    农民太老实了,明明粮食不够,还是要优先满足上缴的粮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