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论道,授人以渔-评林毅夫新书《论经济学方法》

本文稍有改动的版本载于2005 年9 月28 日《中华读书报》
 
林毅夫先生是中国目前为数不多的,在国内外均受到广泛尊重的经济学家。能做到这一点
的中国经济学家并不算多。中国有不少很有真知灼见的经济学家,他们对中国的现实有深刻的
理解,他们提出的政策建议为中国的经济建设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可是他们没能留下能写入经
济学教科书的理论,也没能在国际杂志上发表文章,因而国际同行往往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工作。
还有一些中国经济学家,他们能写出漂亮的论文,能在国外的大学里拿到终身教职,可是如果
要问他们的理论对中国的经济建设有何意义,大部分时候的回答只能是暂时还看不到,他们在
经济学圈子以外不为人所知也就并不奇怪了。林先生是上面两条都做到了。在理论上,用我也
许有点偏执的话说,无论国内国际,任何一个研究中国经济改革的人,如果他的参考文献里没
有林毅夫的著述,那么这个人对文献的家庭作业恐怕是没有做足。在实践上,林先生的理论涵
盖三农,经济改革,发展战略,金融以及宏观经济,都和我国的经济建设密切相关,而且林先
生每每发论,必言之有物,十数年的记录表明,林先生的“著名经济学家”称呼不是靠媒体吹
捧出来的,而是确实对中国经济面对的问题有真知灼见。
林先生是怎么做到这些的呢?我想答案可以从林先生的新书《论经济学方法》中找到。这
本书是整理出来的林毅夫和学生们的对话。说起来,我是陆陆续续从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网页
上看到这本书的原稿的。当时是一气读完。尽管这本书中很多的内容对于我这个上过多次林毅
夫的课的人而言,算不得是第一次听说。但是如此系统和详尽的表述,以及对话的这种形式,
却让这本书有了非同寻常的意义。对于一个学习经济学,希望研究中国经济的年轻学子而言,
这本书显然应该属于必读之列。更进一步的说,对于所有希望能够为这个民族贡献绵薄之力的
知识分子,无论你是什么专业和持有什么样的观点。这本书也是相当值得一读的。
自亚当.斯密以来,经济学作为一门专门研究人类经济活动的学科,已经存在了有将近300
年。时至今日,经济学在社会科学领域中处于“显学”的地位,其所涵盖的问题也扩展到犯罪,
家庭,人口,制度,环境等等几乎社会生活的每一个方面。
斯密的《国富论》是严复翻译介绍到中国的。严复是一个很强调西学中用的人。但是从整
个中国近现代历史看来,有一个主题一直是存在的:如何西学中用?这中间存在的争论不少。
在自然科学领域,这些争论对于大部分学科已经不复存在了。说起科学是没有国界的,应该不
会有太多的人不同意。在社会科学领域,这样的争论不仅在过去,恐怕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都会
一直存在下去。我经常听到下面的这些说法。“美国的经济学要用很多数学”-潜台词这东西管
用吗?“中国的情况很特殊”-潜台词是你学的东西对中国有用吗?“经济学家说什么的都有”
-潜台词是他们究竟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或是更直接的 “西方那一套在中国行不通”-潜台
词是你想蒙谁啊?对于这样的批判我通常没想护短,我的回答通常是这样的:按照美国的标准,
印度有很多很好的经济学家,而中国却没有几个。但说起经济发展,目前看来,中国却是要比
印度好多了。其实我想我的回答还是太晦涩了。十几年前,在我每天学习的这座大楼的一间办
公室里,杰夫.萨克斯和他的同事们,勇敢的为俄罗斯制定出了休克疗法的方案。这个方案无疑
是杰夫.萨克斯的滑铁卢-这位哈佛大学风头正劲的青年才俊,这位在委内瑞拉和波兰取得了成
功的改革家,用他的方案把俄罗斯拖入了巨大的深渊。回想这件事情时他说:当时,我们忽略
了很多不该忽略的问题。看来经济学理论在很多时候确实是行不通的,甚至会帮倒忙。
我是在这里否定经济学吗?我是在这里接受上面那些人对经济学的怀疑吗?不,完全不是。
而这中间的答案就在林毅夫关于经济学方法论的论述中。一台机器生产出了劣质品,有可能是
机器的问题,也有可能是使用它的人的问题,如果因为出了劣质品就一下断定是机器不好,这
未免就太武断了。
林毅夫反复的指出,经济学的理论框架其实很简单,也很通用,就是理性的人在给定的约
束下进行最大化的选择。这大概是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抽象的不能再抽象的框架了。经济学
里的理性是说人做选择是内在一致的,而最常见的内在一致的选择方式,也是在经济学里最常
见的假设就是效用最大化-一个人在可做的选择中,总是会选择使自己的效用最大。学究一点
得说,总是选对自己最坏的选择也是内在一致的。不过这样的假设恐怕在绝大多数时候都很难
成立。经济学里理性人的假设是不针对国籍,职业,性别等等的。我想,即使那些认为中国特
殊的人,也不能说中国人不理性吧?说中国人不理性也就是说中国人不能进行内在一致的选择,
大概也就是说中国人缺心眼吧。这叫什么话呢?至于选择是有约束的可能也不会有很多人有异
议。我想象不出什么人在做什么选择的时候是不面临约束的。也许到了共产主义社会,等整个
社会不存在了稀缺,人们可以不受拘束进行一些选择。但是在过去的人类社会和可以预见的未
来里,约束都是存在的。有些约束根本就是永恒的,比如说一天只有24 个小时。如果中国人理
性且又面临约束,那么经济学有什么不能适用于中国的呢?林毅夫在《论经济学方法》一书中
向我们传达的第一点信息就是经济学的方法是普适的,没有国界的。而坚持使用通用的经济学
原理来分析问题,正是林先生能够在理论上为经济学做出贡献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么我上面说的那些经济学的失败之处又是从何而来呢?从大的方面说,人类对整个社会
的认识和控制力都是相当有限的,即使在美国,经济学经常也有不工作的时候。在有些时候,
经济学的失败和天气预报不灵是类似的,不是人们走在了错误的路上,而是人们走得还不够远。
这一点并不是林毅夫强调的。林毅夫强调的在我看来是更重要的一点:经济学的方法虽然是普
适的,但是经济学的结论不是。这个和自然科学就很不一样了。在美国,两个铁球同时落地,
在中国也是两个铁球同时落地,自然科学的结论放到哪个国家都可以用。这中间的缘由其实是
各国客观的自然条件基本都是类似的。要是我们在水里和空气里做两个铁球同时落地的试验,
恐怕结果就会不太一样。不同国家之间社会条件的差异比起物理条件的差异要大多了。把一个
适用于美国的理论用到中国,就跟把一个适用于空气中的理论运用于水里一样,理论不灵并不
让人奇怪。杰夫.萨克斯犯得就是这样的错误。这是林毅夫在《论经济学方法》表达的第二点信
息。
解决上面问题的关键就说要认识到不同国家本质的不同之处。在经济学中,有时候意识到
两个不同社会的本质差别并不是那么一目了然。让我再接着引用一些我经常听到的话。“中国特
殊是因为中国人口太多”-我想问印度难道人口不多?日本的人口密度是中国的数倍,日本难
道人口不多?“中国特殊是因为中国幅员辽阔”-这个世界上比中国大以及和中国差不多大的
国家至少有四五个,中国为什么特殊?“中国的历史太长”-我们都知道有四大文明古国,从
有记载的历史看,中国在这四个国家中还是相对年轻的。“把前面那些都加起来,中国就很特殊”
-那这就是抬杠了,因为把前面那些都加起来,没有一个国家是不特殊的,中国到底又特殊在
何处呢?林毅夫在指出了经济学的方法是普适的,但是经济学的结论并不普适之后,向我们传
达的第三点信息是只有抓住了一个国家与别的国家的本质上的区别,我们才有可能运用经济学
的基本方法,得出适合于这个国家的结论。这其实是整本《论经济学方法》中所要传达的最重
要的信息。我们看到的大部分误人子弟的经济学理论或者经济学家的言论,多半时候不是由于
经济学的方法有问题,而是由于他们对所分析的经济缺乏深刻的认识,没有从本质上看到人们
在做选择时面临的约束究竟是什么。简单的套用已有的结论或是从现象到现象,自然无法对经
济有正确的描述。熟悉林先生发展战略理论的人都会知道,其理论的关键是认定了发达国家和
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本质区别是在于它们的要素禀赋结构不同。而一旦抓住了这一点,很多发展
中国家,特别是中国的经济现象背后的原因立刻就变得显而易见了。
以上的三点信息大概也就是林毅夫提倡本土化和国际化的原因,这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把
经济学的基本方法结合中国的具体实际来分析中国的问题就是本土化,对中国问题用通用的经
济学的分析框架来进行分析,而不是拘泥于中国的所谓的“特殊性”,就是国际化。本土化是要
意识到在具体约束上中国是不同的,国际化是指分析问题的方法应该是通用的。强调本土化而
不强调国际化,得到将会是一些只能称作是“描述”不能称作是“理论”的东西;强调国际化
却不强调本土化,得到的会是只能看不能用的理论。
林毅夫在《论经济学方法》一书中还着重讨论了数学在经济学中的作用。我不知道有没有
人会讨论“物理究竟需不需要那么多数学”,这种问题听起来说不定都有点可笑。但是为什么到
了经济学这就成了一个问题了呢?恕我直言,这是中国教育的问题。长期的文理分科,而文科
又不重视数学,经济学在传统上又被当作文科。大家默认文科是不应该用那么多数学的,可偏
偏经济学越来越多的用数学,自然就有了这样的问题。其实你要是看看哈佛大学招收经济学博
士的基本条件,你也许会大吃一惊。哈佛大学并不要求经济学博士的申请人学过任何经济学,
但是申请者必须学过微积分,线性代数和数理统计才有可能被考虑录取。不过既然数学和经济
学的关系在中国已然成了一个问题,那还是值得讨论一下的。经济学数学化的始作俑者大概应
该可以算是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保罗.萨缪而森。他向人们展示了用数学分析经济问题的力量。
一些原来已经知道的结果可以用数学重新表示出来,更重要的是一个原来不知道的结果被数学
揭示了出来。林毅夫说的很对,数学是一种强大的逻辑工具,它不是必须的但是通常是很有用
的。一个人的逻辑如果足够强,如果可以无缝隙的思考,数学也许可以是不必要的。是啊,那
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大师们:斯密,凯恩斯,弗里德曼……,他们最重要的经济学思想很多都是
用文字而不是数学表达出来的。没有数学,并没有影响他们在经济学发展中的地位。但是,现
代经济学通过数学分析表明,这些大师们的理论在很多时候只是更广泛的情形中的一个特例。
他们其实做了无数的简化,抽象和假设才形成了他们的结论,而一旦这些简化,抽象和假设中
的一些不成立,他们的理论也就出现了问题。有时候非常微小的条件变化,能够产生巨大的后
果,而这些不借助数学而只借助逻辑是很难体察到的。我很钦佩林毅夫对数学重要性的肯定,
因为据我所知林先生的数学算不上好,而一个数学不好的经济学家往往有把数学描述成无足轻
重的倾向。我想这也正是林先生和那些人的不同之处吧。
林先生是一个胸怀天下的人,林先生也是异常勤奋的人,这些都是他得以成功的前提条件。
中国,这个伟大国度在过去25 年间所发生的伟大变革,也为林先生的成功提供了客观条件。中
国未来的发展无可限量,而其间所要面临的问题更是为年轻学人们提供了无穷的施展才华的可
能。林先生作为师者,在对话中一再强调要授人以渔而非授人以鱼。而作为年轻的学人,如果
能深刻体会林先生所论述的方法论中的妙处,那么必将对自己未来的学术发展大有裨益。笔者
本人是林先生所提倡方法论的支持者。但是即便如此,按照林先生所提倡方法论的精髓,我最
后还是要提醒这本书的读者,这本书也只是林先生一人对经济学研究方法的看法,未必完全对,
未必一直对,未必适用于一切情况。道可道,非常道。如果想做到“运用之妙,寸乎一心”,个
人的努力勤奋仍然是至关重要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对话论道,授人以渔-评林毅夫新书《论经济学方法》

  1. unique说道:

    理性的人在给定的约束下进行最大化的选择–真精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