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制和租金

写下这个题目就有点后悔,觉得太大了,一本书都写不完。其实我要写的就是火车票贩子。

先从下面这则新闻说起吧。是我回国期间在电视上看到的,当作是公安机关的一个功绩报道的。说是抓获了一名倒卖学生票的票贩子,并且抄出了很多高校的学生证,这些学生证都是真的学生证。原来这位票贩子做得是下面的生意,她在高校里面贴广告,帮助学生代购学生票,每张火车票加收15元。愿意付这15块的人就把学生证给她,她用学生证去火车站买票。这个票贩子被抓的理由当然是倒卖火车票牟取暴利。不过从她手上的那么多学生证可以看出,她在学生当中相当有信用。否则不会有那么多学生放心大胆的把自己的学生证交过她。看了这则新闻,我指着电视大骂公安机关王八蛋。这是一个多么“好”的票贩子啊?花15块钱就能省去自己去火车站排队的辛苦,她收的只是服务费啊,凭什么抓她啊?

既然有“好”的票贩子,那就有“坏”的票贩子。新闻里的票贩子大部分都是坏票贩子,靠高价倒卖火车票牟取暴利。但是我想说,最坏的根本不是这群票贩子,他们只是火车票定价制度的必然产物,他们赚得钱和前面我说得那个“好”的票贩子别无二致。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上大学的时候,每年寒假从安徽回北京都感到买火车票很头疼。在我爸终于认识了火车站长之前,他也总是有办法买到车票。方法很简单,就是去火车站广场买一张黄牛票。贵了一些,但是有价也有货。比起火车站的售票柜台有价没有货强得多。

春运时的火车票是一个最简单的供需问题,在当前的票价下,供给不足,需求过剩。也就是说需要出行的人大于铁路可以提供的运量,给定当前的火车票价。在这种情况下,总得通过一种机制来分配有限的车票,而一个必然的结果是有一些人会买不到车票。铁道部的做法是先到先得,也就是通过排队来分配这些车票。这种做法本身存在的不妥我稍后再说。更差的是,这种先到先得的机制并不能被严格的执行。如果不是亲历过午夜在火车站等票的经历,我还不敢这么说。我清楚的记得,在午夜前一分种,窗口还在说过了午夜就开始预售第11天的车票,而当午夜到来之时,售票窗口在象征性的卖了几张票之后通知所有的卧铺票都已经卖完了。天知道就在那几分钟里,这么多卧铺票是怎么被卖完的?其实真的要想先到先得很简单,就像卖飞机票那样在火车票上写上名字和身份证号码不就行了?技术上没什么难的,这样票贩子的问题也一起解决了。铁道部为什么不做呢?这就联系到我的标题了:有管制就会有租金,分配票的权利就能给铁路部门带来丰厚的经济回报,而这种回报是无需上缴国家的。不要看票贩子一年能挣上百万,那只是面上的。他还得拿出来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去打点铁路部门的内线。票贩子的源头根本不是因为票贩子是奸商,根本就是因为铁路部门故意希望这样的局面存在。贼喊捉贼,最后抓那些靠辛苦排队挣钱的人当替罪羔羊,真是坏到家了。

票贩子为什么能挣钱呢?很简单,有人愿意花更多的钱买车票。比如说像我爸那样的人。票贩子是不敢漫天要价的,否则人就坐飞机了。其实票贩子要的价钱,大概才是票的真实市场价格(严格的说,会高于真实的市场价格。高的幅度取决于在火车站的窗口卖出去了多少平价票。原因有点长,此处不写了。)他们做了一件其实很有意义的事,就是把票卖给了愿意为同样一张票花最大代价的人。有人可能会说,那样穷人就买不起票了。此话不假。但是总是要有人买不到票的,不是穷人就是富人。富人买不到票难道就合理吗?确切的说,穷人不是买不起票,票贩子也就是加几十到几百块,民工的兜里还是有那些钱的。票价太高,穷人可能会觉得回家划不来了,于是就不回家或者少回家了。让我们比较下面两种情形:一种是彻底靠排队买票来分配票。另一种是完全靠市价来买票。因为穷人的时间成本往往最小,排队买票的结果很可能是所有的富人都买不到票。相反,完全靠市价售票的结果可能是,所有的穷人都买不到票,因为票价对他们而言太贵了。当然,我们这里排除了富人可以雇人来买票的情况。但我相信,如果没有了黄牛票和后门票,一定会出现雇人买票或者直接从民工手里买二手票的情况。这样一来最后票还是集中在富人手里。如果我们不是特别憎恶某个群体,那么现行的制度也许最合理,穷人在窗口等票,富人找黄牛买票。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抓票贩子呢?

公安部门也许会说,他们发了不义之财。可是这财完全可以铁路部门自己发啊。先说一种我不喜欢,但是比现在这种制度好一点的方案。1.在票上写上名字和身份证号. 2. 一半票按通常价格卖,一半票加价100%(或者某个经过测算的额度,取决于线路的冷热)。低价票必须本人持身份证购买,高价票不需要这么做。这么做的目的就是铁路部门自己做票贩子。这么做的结果肯定是,平价票窗口排长队,高价票窗口来了就能买到票。票贩子现在是没辙了,因为票上都要写名字。票贩子赚得那些钱现在都能变成铁路部门的效益还杜绝了腐败,何乐而不为?这么做的结果是票的分配至少不会比现在这样的制度差,穷人可以排队买票,富人可以买高价票,但是票贩子赚得钱变成了国家的钱。

一个也许更好的方案是这样的。所有的票都提价100%(或者一个经过测算的额度),整个春运期间国家会有很大一笔多出来的客票收入。这笔多出来客票收入的部分或者全部将在半年之后返还给所有春运期间乘坐过火车的民工或者年收入低于一定额度的人。返还的数额将不根据个人买票的价格,而只是一个平均数。这样做的好处是1.通过提价减少出行的人数。2.真正的穷人能在事后拿到一些补贴。

有管制的地方就会有租金,这是一个不灭的真理。票贩子只是其中的一种显形体现。不要去抓票贩子了,反思一下自己的订价制度才是正道。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管制和租金

  1. Long说道:

    年前的二天,通过朋友终于买到回去的火车票。进入候车室,原以为是人山人海,没想到人少得出乎意料,比我平时坐火车的人要少很多。当时心想,也许是票都留给了后面的站。
    凌晨三点半到站,马上去买回程的票,被告之:初一初二初三的票都卖完了,初四的票要第二天才卖。放弃。现在连初一也有那么多人坐火车?
    初三去火车站,见到几百米长的买票队伍。发现长途汽车有票,逛喜。回来后碰到一坐火车回来的人,问是不是火车特挤?回答说:不挤,每个人都有坐位。郁闷!!!

  2. unique说道:

    主要是春节的运力不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