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的政治经济学

今天突然开始下决心写一些自己关于经济学的想法,自己看到的别人对于经济学的想法以及自己对于别人想法的想法。我没有决心恐怕也没有时间保证每天都能写上一篇,但是我想我会坚持下去的。我第一个读者,谷主,以及也许今后会慢慢增加的其他读者也请督促我。

 

本来今天第一个想写的题目是关于火车票的票贩子,原因是春节临近,各地又开始打击票贩子。今天在新浪上看到一则新闻说,沈阳的大票贩子一年可以挣100万。但是中午和Ed Glaeser一起吃了午饭之后,我改变了想法,决定来写写仇恨的政治经济学。这是Ed Glaeser最近发表在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上面的一篇文章。

 

我对于国内愈演愈烈的反日情绪是感到忧心忡忡的。一个妖魔化的日本正在国人心中滋长,反日已经成为了一种时尚。我是一个极端不反日的人,相反,我坚定的认为中国应该好好像日本学习。历史归历史,中国需要从日本那里学得东西太多。

 

我对于反日的来龙去脉并不了解,我的感觉是媒体上似乎只有对日本反面的宣传,以讹传讹的成分非常的大。中国的潜艇进入了日本的领海,并没有特别多人说中国有什么不对。日本的船只靠近了争议的地区,媒体必然大肆渲染。我觉得,如果真是这样,今后在国际社会面前理亏的有可能会是中国而不是日本,为什么要妖魔化日本呢?我接触过不少的日本人,我和很多去过日本的中国人聊过,问他们对于日本的印象。我的认识是,日本人也是人,文化上有些差异,但是他们也是人,不是野兽,不是魔鬼,不是身为日本人就是坏的。我自己只在日本的机场做过短暂的停留,那里的机场井井有条,工作人员彬彬有礼。我从他们身上,找不到所谓的好战,仇恨和敌视。我接触过很多的外国人,你会发现,人类的很多东西是共同的。没有谁生来就是邪恶的,美国人并不邪恶,穆斯林并不邪恶,犹太人不邪恶,日本人也不邪恶,尽管在不同的人群中这些人都是被仇恨的对象。

 

说到这里,我就不得不提起Ed Glaeser的文章。他的文章里的一个重要的观察是仇恨大多于来自于不断重复的关于仇恨的故事。比如说19世纪的时候,美国的白人中广为流传着一些黑人强奸或者试图强奸白人女孩的故事,这些故事开始让白人憎恨黑人。熟不知,这大概只是一般的刑事案件,同样的时期白人强奸黑人女孩的事情也不在少数。开始仇恨偏偏就因为这种不断的重复邪恶的故事而慢慢孳生了。在很多时候这些故事也许根本就是假的。比如在臭名昭著的纳粹时代,希特勒关于犹太人罪恶的证据几乎全部都是想象和捏造的。犹太人被描述成阴谋的希望控制全世界,这里面代表性的就是所谓的《锡安山长者草案》,事后被证明完全是捏造的,文中声称犹太人正秘密地控制着欧洲国家政策,而且想把一种新的世界秩序建立在非犹太人奴隶制上。可是谎言被重复了一千次就成了事实。在更多的时候,这些故事有可能是真实的,可是这些故事和被仇恨的对象本身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关系。或者只是被憎恨群体中的一小部分人做的,和这个群体的大部分人其实没有任何关系。刚才说的,黑人强奸白人女性的行为成为了白人憎恨黑人的理由其实和大部分黑人并没有什么关系,更何况白人强奸黑人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基于此,Ed Glaeser作出了一个断言,仇恨更多的来自于不断的重复的关于仇恨的故事,而故事本身的真实性却并不重要。

 

把这件事情联系到现今的反日情绪,我觉得非常的恰当不过。关于那些日本妖魔化的报道,我相信未必是假的。比如说,几个日本学生在东京打了中国留学生。也许是却有其事。可是这和整个日本又有何关系?这只是刑事案件啊,中国人打日本留学生的事情也发生过,要是我没记错,杀日本人的事情也发生过,这些能作为全部中国人都邪恶的证据吗?日本人找俄国人买油,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为什么只许中国买就不许日本人买呢?到了中国的媒体就变成了日本的阴谋。所以,我对Ed Glaeser上述的观察深表赞同。他的文章里面还有一个重要的例证,在法国讨厌美国的人比在越南讨厌美国的人多得多,说起来美国是一个真正给越南造成过伤害的国家,但是美国跟法国其实一直都是盟友。因此人们的仇恨和真实造成的伤害关系其实也不大。因此我敢大胆的说,这也是我的观察,讨厌日本的人大多数对于60多年前的战争其实没有什么感觉,他们的仇恨其实还是来自于如今越来越多关于日本邪恶的故事,而这些故事的真伪以及代表性都是值得怀疑的。

 

当然,Ed Glaeser没有止于此。他要问的问题是:为什么有人有动力不断的制造谎言,而人们又倾向于相信谎言?这才是他论文的重点。把复杂的理论模型简化到不能再简单,他给的理由是制造谎言是因为有人可以从谎言中得利,而相信谎言是因为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心态。所谓从谎言中得利,他的理由是从选票的角度来考虑的。如果更广义的说,是从民众的支持上来说的。我想散播反日情绪或者更广义的民族主义情绪,对于增加民众对于政府的支持在中国恐怕是成立的。为什么宁信其有不信其无?一是因为调查出真相对于个人而言成本太大,二是因为万一谎言其实是真的,那么个人需要承受很大的代价,比如说日本真的准备入侵中国或者日本真的不想让中国从世界市场上买到一滴油。有了供给,有了需求,使得一个谣言市场就这么产生了。谣言被不断的重复着,于是就有了仇恨。这个理论其实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反日情绪会在最近几年膨胀。日本的右翼一直存在,日本的反华势力从来都没有消失过。但是在过去,中国没有关于日本谣言的供给,而最近几年这种供给多了。这种供给未必来自于政府,但是政府显然通过默许这种供给得到了自己的好处。

 

Ed Glaeser的文章还有很多精妙的预言,比如说被仇恨的群体通常会是一个相对孤立或者境外的群体,为什么呢?比如说一些关于女性的谣言产生了,有人会信吗?不会,因为人们非常有动力去弄清楚真相,原因是女性和我们的生活联系太紧密了。但是关于云南某个少数民族的谣言我相信就会有许多人相信,为什么?因为人们根本不想费劲去弄清楚那究竟是不是真的。从这个意义上,日本又是一个合适的候选人。

 

写到这里,我突然又觉得,也许自己不应该对反日情绪太担心,因为这也许是必然要发生的事情-有供给也有需求。但是我还是希望我们中国人能够冷静一点看问题,一个不和谐的东亚不是中国之福,也不是世界之福。而我希望,中国不会成为这种不和谐的起点。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仇恨的政治经济学

  1. Haolang说道:

    …………………………………………………………………………..

  2. 说道:

    很有道理

  3. 苏秉霖说道:

     
    我们可以既仇恨日本,又学习日本,两者并不一定矛盾。

  4. Unknown说道:

    想起了05的反日游行,超傻的一件事啊…老是对着自己创造的影子狂吠

  5. unique说道:

    制造谎言是因为有人可以从谎言中得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